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28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知识案例-论徐则臣笔下的知识分子形象
时间:2021-04-06 12:14:32

  作为70年代出生的优秀作家,徐则臣用自己的创作造就了属于70后文学的辉煌。在他的作品中性格各异的知识分子形象更值得研究,他们虽然属于底层人物,但反映出来的现象却折射出丰富的社会文化内涵。通过阅读徐则臣的作品,对于他笔下的知识分子形象有所了解,并结合当时的社会发展进行分析探讨。了解人物形象的相似性、关联性以及作者通过这类人物形象表达了对70年代知识分子的转变、当今知识分子现状的看法,反映了一代人在社会变迁中的心灵史。

  徐则臣作为70年代出生的作家已经出版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例如《午夜之门》、《耶路撒冷》、《夜火车》、《北上》等。他被认为是中国“70后作家的光荣”,其作品被认为“标示出了一个人在青年时代可能达到的灵魂眼界”。在他的作品中大多是描述了一代人的成长历程,或是沿着一条时间轴一气呵成的描写(《午夜之门》),或是成对称分布从过去到现在的结构(《耶路撒冷》)。在这些作品中徐则臣并没有用浓墨重彩的语言进行描绘渲染,而是用一些带有南方语调特征的言语来讲述着平凡人的生活。这些人中有船夫、退伍军人、贩卖假证的、全职太太、花房工人、学者、医生等等,这些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物构成了一幅幅画面,为我们展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历程。在这些人物中有一类人物形象的描写令我印象深刻,那就是——知识分子。他们或者有着相似的经历、或者有着相似的爱好、或者他们曾经生活在不同时间中的同一地方,他们的结局却都各不相同的。这些相同或者不同的联系让我更想进行讨论研究,想知道这些关联究竟代表着什么,徐则臣又通过这类人物形象表达着自己什么样的文学观念,这些问题只有从作品中去寻找了。

  一、《午夜之门》——封建知识分子与新知识青年的碰撞

  这部作品基本是由《石码头》、《紫米》、《午夜之门》、《水边书》四个部分组成,以木鱼的成长经历为线索贯穿了整个故事的发展。而在这部系列小说中的几个人物虽不出彩却代表了几乎对立的一类形象——知识分子。

  (一)酸六

  “我们都知道酸六很酸。听说酸六读过一点书,现在一大早起来,一边站在院子里的阴沟边撒尿,一边摇头晃脑地背诵一些拐弯抹角的东西......婆婆说,酸六念的是酸文。”[徐则臣.午夜之门[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7.第24页]从文中对酸六的描写可以大概描绘出一个典型的封建知识分子形象。他读过一些八股文,便认为自己是这个小镇上最有文化的人,但他的骨子里又流淌着不同于世家知识分子的血液,他故作清高、好色,仿佛男人该有的劣根性在他身上体会的淋漓尽致。没有钱的他常常拎着一壶酒去木鱼叔叔家蹭饭,不仅是单纯的蹭饭,他还对木鱼的婶婶白皮上下其手,而白皮也默许了他的无耻行为,又因为眼界太高而耽误了自己的婚姻。虽然他有着劣根性但却始终保持着古代学问人的清高、自尊,“大中午的天已经很热了,酸六还穿着那件外衣,热得满头大汗。让他脱掉,他坚持不脱,认为在酒桌上赤膊是对主人的不尊重......酸六那件衣服已经很脏了,落满油渍和水印,发出浓重的汗臭味,但他还坚持穿在身上。他就那一件体面像样一点的衣服。”[徐则臣.午夜之门[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7.第53页]后来他和白皮被叔叔捉奸在床上,叔叔借此勒索了他五百元。在这部小说的最后,酸六和白皮像寻常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或许他是真的喜欢白皮,又或许他只是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家,在我看来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吧。酸六这个人物是一个典型的穷苦的封建知识分子形象,他被封建文化所束缚,保留着陋习,从他生活的各种细节中便可以看出。用一个词就可以形容他——封建。

  (二)大少爷和大小姐

  蓝府的这对兄妹是在大城市读书,接受的也是相对开放的文化教育。在他们放假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位同学叫熊步云,他是司令的儿子。在《紫米》这部小说开始的情节时,熊步云与大小姐保持着暧昧的男女关系,整座小镇的人都认为他们两个人会结婚,但最后的结局是每个人都没有想到的,连读者都没有预料到。熊步云和大少爷竟然是一对同性恋人,其实这个发展徐则臣在细节中有所铺垫。“在大少爷和大小姐回家后不久,少爷被一条狗吓到了,穿着军装的熊步云走过来,一只手搭在少爷的肩膀上安慰他,而少爷也说要是步兄在就好了”[徐则臣.午夜之门[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7.第110页],他们之间流露出来的感情是没有办法掩饰的。后来有一次大小姐无意之间看到了他们两人在亲热,这段恋情终究是掩藏不下去了。在尴尬之后熊步云带着大少爷远走高飞,离开了这座对于他们来说像牢笼一样的小镇。在这部作品中,大少爷与熊步云代表着先进知识分子形象,他们对与爱情的解读不同于镇子上那些人,他们的思想不同于封建思想文化,对当时的文化来说是一种绝大的冲击。而大小姐在这之中的形象是复杂的,她既是接受了新文化教育的新型女性,又是封建文化孕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在面对兄长与暗恋的人的恋情时,“她只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涌着,嘴里泛起一股酸臭味。”[徐则臣.午夜之门[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7.第136页]虽然她和兄长一起学习新知识,但骨子里仍是那个被三从四德束缚的封建女子。但总的来说大少爷和大小姐的形象可以用开放来形容。

  这两类人物出自徐则臣的同一系列小说,虽然都可以归为知识分子形象但他们还是有着区别:一类代封建知识分子形象、一类代表先进知识分子形象,这二者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这两类人物都推动了小说情节的发展,但他们的本质却截然不同。有着前面封建知识分子做铺垫,后面出现的先进知识分子顺理成章地出现在读者的面前。不同于以往的一贯批评封建知识分子的作品,徐则臣描绘出一类有血有肉的知识分子形象,他们不仅有着知识分子的“清高”,更充满着对权势、欲望的渴求,虽然处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学习,但他们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目标:酸六对婚姻的渴望、对金钱的贪婪;大少爷和大小姐对爱情的向往,这些目标都影响着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封建与先进的碰撞,产生了不同于以往的火花。在我看来,这封建与开放的碰撞暗示着中国文化与外国文化对抗、交流,这火花预示着70年代出生的作家想要在这不同文化中找到小说的新道路、在这平淡无奇的小说界中寻得一席之位。即便他们没有经历过什么难以忘记的大事件,他们也想在平淡的生活中得到什么感悟,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中抓住那一丝灵感。而对于徐则臣来说这类形象的成长似乎是70年代知识分子的成长,他们在平淡中转变了自己的想法,他希望知识分子不要一味地钻牛角尖,能够在变化的社会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找到属于知识分子的那条路。

  二、《天上人间》——从知识分子转变成商人的“新”知识分子

  这部系列小说主要讲的是从城镇来到北京生活的受过高等教育、至少是受过中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俗称的“京漂”。他们在北京谋生的方式也是凭借着一些现代知识或文化素养,他们当中有的人实现了自己留在北京的梦想,有的人在撞的头破血流后带着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尊严离开了这座令他们魂牵梦萦的城市。

  (一)边红旗

  人长得帅气的边红旗原本在苏北小镇是个颇具口碑的杰出教师,他有一个贤惠的美术老师妻子,原本美好幸福的生活却遭遇地方财政拮据,政府拿边红旗“开了刀”,他一怒之下便带了一本诗集和老婆硬塞给他的中学课本只身来北京闯荡。在北京,他经历了许多磨难,但这些磨难并没有打击他留在北京的想法,为了留在北京他克服了贬低自己的心理障碍,他蹬三轮车出卖苦力,后来跟着北京天桥上的人一起兜售假证。也许是他头脑灵活适合做这一行,很快他就成了附近的“名人”。但我不太理解的是,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要有“白月光”或者“朱砂痣”吗?边红旗在北京找了一个婚外恋对象沈丹,这个对象也得到了边红旗朋友的认可。在我看来边红旗对沈丹不是真爱,如果论“真爱”的话,陪他走过的艰苦岁月的妻子岂不是更重要吗?我对于这部小说的理解,不能说边红旗对沈丹没有感情,毕竟在沈丹要求他离婚的时候他犹豫了许多次以后同意了。我觉得他同意的原因是因为沈丹有北京户口,边红旗为了扎根在北京甚至可以不在乎婚姻这种对他来说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最后这段婚恋情不了了之,或许是他妻子为了报复他和别的男人上床,又或许是他想到了什么,总而言之,这段感情在我看来是不纯洁的。边红旗的身上有着现代知识分子的坚持和潇洒。在兜售假证的时候,即使被人拒绝、被人追赶、被人殴打,他仍不放弃,一直在推销自己的证件直到有人跟他谈生意;在他同意沈丹的威胁回家离婚时遇上了北京非典,那时候不允许外来人员进京,但无论他的妻子劝他多久,他仍执意要在解除疫情之后回北京,不得不说这股韧劲是现代知识分子拥有又缺乏的。至于潇洒倒不如说是放荡不羁,边红旗在来到北京之后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欲望,无论是想在北京干出一番事业还是对性的渴望,他都毫不掩饰,对沈丹、对沙袖,他从不觉得自己对不起谁。对于朋友,他很大方,总会请这几个“学历高”的朋友吃吃喝喝,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也会帮他们一把。边红旗这个人物形象是矛盾的,他既是知识分子,带着知识分子的一身傲骨来独自打拼;又带着商人的利己主义,做什么事都不允许自己吃亏。[王吉鹏,岳静.论徐则臣的北京小说系列[J].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0(1):51—52]他既是底层社会人物,又是人们心中高贵的教师。在小说的最后“边红旗对着太阳和天空眯起了眼,眼泪哗哗地下来了。”[徐则臣.天上人间[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7.第99页]或许他是回顾他心酸的历程,又或许是为了解除和他妻子的婚姻而伤心,他的结局我们不得而知,但我觉得他还会留在北京,他那梦想开始的地方。

  (二)陈子午

  陈子午是一个头脑好使的大学生,在面对学习时他毫不上心,他在意的是学习成绩的提升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这样的他带着对未来的幻想来北京投奔表哥成为制作假证的商贩,最开始的陈子午身上带着小县城的拘谨、自卑,对表哥的话言听计从,即使他们住在破落的四合院里也没有磨灭他对大城市的幻想。刚开始办假证贴小广告时,子午总是喜欢用签字笔在墙上写下名字和电话,感情充沛时他还会写上一两句在“我”看来文绉绉的话,譬如“北京有点大”、“每次转身,你都不在”,这些话语显示着一个知识分子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时发出的感慨。有学问的人总会发出符合时宜的一些慨叹,这不仅代表着他们的多愁善感、更代表着他们对这个世界敏锐的态度。慢慢地子午的聪明才智和他的胆大心细就表现出来了,贴小广告时不再手写而是自己用萝卜刻了印章,在面对生意时他也敢大胆接触,似乎拘谨、自卑已经被这座庞大的城市给磨灭了。甚至在做生意的时候加入了做假证的组织,从此子午和表哥似乎划清了界限。后来他身上的书卷气变成了江湖气,从前那个他消失了,不过自从他交往了一个叫闻敬的女朋友后,他又变了,他甚至想再干几笔攒够彩礼钱后就金盆洗手。可是瞬息万变,子午为了来钱快就开始勒索他曾经的客户,但就在他结婚的那天他被客户杀害了,带着对未来婚后美好生活的幻想死在了野地里。这是他的一生,一个遗憾的人生。在这部小说中,陈子午并不能严格的算一个知识分子,他是一名考上电大的学生,为了挣钱留在了北京,也把命留在了北京。他的身上有着知识分子的浪漫情怀,他会随手记下一些句子,也会为了爱情不顾一切;他还有着不顾一切的勇气,即便他知道勒索别人是犯法的,但为了他和闻敬的未来他还是做了这一切。不得不说,陈子午这个男人永远在闻敬心中占据了一个地位。对于现代知识分子而言,勇气似乎并不常见,或许是被掩盖在金钱与权利之下,又或许它已经破土而出等待时机发芽成长。这未来还需我们自己掌握。

  边红旗和陈子午两个人物形象是矛盾的[杨希帅.半路人的生活创伤与悖论式的个人意识——论徐则臣“京漂”系列小说中的理想主义书写[J].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05):135],他们都是不完全的知识分子,从教师、大学生到成为制作、兜售假证的流动人口,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并不长,他们都是经历了一些人和事之后变化的。刚开始来到北京的他们身上都有着知识分子的浪漫情怀,边红旗开始还会去一些朗诵会发表自己的作品,陈子午会把感慨写在小广告上。但后来他们身上都沾染上了匪气,那种朦朦胧胧的正义感,又像知识分子一样爱给人打抱不平。他们对婚姻的态度也与知识分子相似。俗话说的好:风流才子,风流一词似乎总是跟知识分子沾边,历史上无数风流人物都是潇潇洒洒,对待感情的态度更是不重视,即使家中有一位爱人,外面也总是“彩旗飘飘”,当然不是每一位知识分子都是这样,也有一心一意对待婚姻的人。这两个人物最大的相似点就是都是“京漂”知识分子[张丹.殊途与归途——徐则臣小说中的“京漂”一族[J].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2013(1):33],在徐则臣的小说中,许多知识分子甚至是普通人都想去北京这种大城市打拼,为了生存、为了理想。这“京漂”知识分子的想法也与徐则臣的经历有关,徐则臣是江苏人,后来在北京上大学,这段北漂经历带给他小说许多灵感。为什么70年代有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会不顾一切的来到这里打拼呢?应该是与当时的社会发展有关。20世纪70年代中国恢复了联合国的席位,又实施改革开放,这一系列的举措大大激励了那些知识分子,他们从中国发展中看到了商机,纷纷打破了商人无用的观念,从知识分子转变成商人,从小事做起,渐渐在大城市中积累了财富。为什么徐则臣要塑造这类矛盾的人物形象?这与当下的社会发展有关,都说文学作品取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在经济、政治、文化不断发展的社会中,徐则臣用这类人物形象展示出当代知识分子的变化,不拘泥于一隅,而是在其他领域大放光彩,这类人物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徐则臣笔下的这两个人物却没有顺风顺水地做下去,他们更多的代表了那些在大城市中撞的头破血流的一类人物,这类知识分子的经历更引人深思,这类人物会让我们不由地思考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对待国家政策。

  三、《夜火车》——“出走”寻找自我的知识分子

  这部小说主要围绕着陈木年这个角色开展的,描述了一位浪漫主义者陈木年在经历种种诬陷、贬低后心理发生变化的一个故事。这部小说与以往不同的是主角是一位知识分子,而他所经历的事也大多是在校园中发生的。陈木年原本的生活应该是像火车一样笔直前进,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脱轨的道路。

  (一)陈木年

  陈木年成绩优异,性格善良,是家长口中的“好孩子”,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有着夜乘火车的计划。在他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他为了得到父母的经济支持编造了在河边杀人的谎言,在经历了21天“自由舒展的生活的实现”、“置身于陌生地方的新鲜感受”后却遭受了更为沉重的人生磨难。他的父母为了孩子的未来向警方报案称自己儿子在河边杀人,也因为这样,陈木年没有得到毕业证,保研资格也因此取消,他不得不留在大学当一名临时工。但这样的经历也没有磨灭他对未来的想象,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走出去的梦想。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四年后,花房工人许如竹用自己一生的经历开导了他,他也下定决心要考研时,对他恩重如山的老师却传出了性丑闻,同时一个更大的“阴谋”浮出水面。精神临近崩溃的他遇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他真的杀人了,这一次动真格的他踏上了逃亡的不归路。陈木年有着知识分子的优良素质。他因成绩优秀被学术大牛沈镜白看好,被保送研究生,按照沈镜白的想法,陈木年应“把精力分阶段地集中在一本本书的一篇篇论文上”,具备成为一名优秀青年学者的能力。他也极度自尊,官僚的后勤处长弟弟以轻视的口吻讽刺他时,他转身而去。他对现实抱着清醒地质疑,始终不向现实低头。花房里劳动的物理老师许如竹是陈木年一生的影子,受到现实不断打击后的许如竹甘于在花房里沉默地劳动,许如竹和陈木年都不会“成为权贵的朋友,也不会为赢得官方的荣衔。这的确确是一种寂寞的处境,但是总比凑在一起漠然处世的状况要好”[李徽昭.悲观、出走和理想主义——评徐则臣《夜火车》兼论现代知识分子的“出走”[J].当代文坛,2012(03):156—157]。

  在陈木年的心中扒火车出去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每当他遭遇什么困难时,他都会想要去扒火车,这样可以让他忘记一切苦恼。作为知识分子的陈木年总是想要“出走”,无论是上大学还是工作,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这种“出走”是与现代知识分子的情形是相似的,现代知识分子的“出走”是根源于现代中国文化的摇摆不定,知识分子无法找到质疑和反抗现实的正确途径,无法安置自己对现实的认知,只能通过不断“出走”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而陈木年的“出走”则是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他恪守着传统人格的基本要素。而且他又是一名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新知识分子[李徽昭.悲观、出走和理想主义——评徐则臣《夜火车》兼论现代知识分子的“出走”[J].当代文坛,2012(03):158—159

  ],对现实抱有强烈的理想主义,他自由、浪漫。他从小就有出去的理想,当火车从他面前呼啸而去的时候,他内心似乎被什么击中了,一个小小的想法像一枚种子种在他心里,慢慢地破土而出、慢慢地长大,直到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时,他终于成功地出去了,以杀人为代价。他的理想主义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入侵者,其他人抱成一团去排斥他,他却抱有坚定的信念在这之中闯出了一片天地。陈木年这个形象的“出走”带给现代知识分子的意义就是知识分子需要不断对自我进行反思,对现实永不妥协,能勇敢的走出这片狭小的天地,将自我投入到更广阔的天空中,由此实现自己对社会的价值,这不仅是现代知识分子的使命,更是我们现代青年的责任。认清自我,找准位置,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

  四、《耶路撒冷》——有“信仰”的知识分子

  这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叫初平阳的70后专栏作家的生活现状和散落的记忆,贯穿始终的是他与女友舒袖的情感纠葛和他年少旧友在成长中跌倒又爬起的故事。说到底,这就是70年代人的故事,一部剖析了一代人的心灵史。

  (一)初平阳

  一位北大的博士生,同时也是一位专栏作家的他,为了踏上耶路撒冷的求学之路,不得不回老家售卖“大和堂”。在他回老家这段期间,他回想起了一段令人难忘的记忆也找到了他寻找多年的伙伴。初平阳和他的这些伙伴心中都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景天赐的死亡,他们都认为景天赐的死亡与自己有关,心中都背上了沉重的枷锁。而初平阳将耶路撒冷这个城市当作他的信仰,这个神圣的地方可以洗涤他的灵魂。在卖房子期间,他遇到了他的前女友舒袖,曾经的山盟海誓到现在不过变成了一句“你还好吗?”他们都忘不掉对方,在重逢以后他们滚上了床,灵与肉的融合使他们回到了过去那一段美好的时光,但过去再美好,如今的他们不能跨过同学这条线。易长安被抓是他们这群伙伴始料不及的事情,到最后他们这些伙伴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相聚。初平阳用他的前半生来忏悔景天赐的死,当他再次见到景天赐的姐姐秦福小和她领养的儿子后,心中的枷锁已然消失,他将在信仰的地方走完他的后半生。

  塞缪尔教授邀请初平阳前去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做访问学者,教授在电子邮件中说:“你还有忏悔、赎罪,感恩和反思的能力。在今天,具备这种能力的年轻人何其之少,在世界各国都如此,中国大概也不能例外。非常好,真的,非常之好!来吧,年轻人,我和耶路撒冷一起欢迎你!”[师力斌.一个人想说出时代——论《耶路撒冷》[J].新文学评论,2015(01):19—24]或许是塞缪尔教授看出了初平阳内心的枷锁,想开导他,也可能是真的只是想邀请他来耶路撒冷交流学习,但无论哪种,都给了初平阳信仰下去的动力。初平阳对于耶路撒冷这个地方的信仰要来源于秦奶奶,不知何时他听见秦奶奶在教堂虔诚地拜读《圣经》中耶路撒冷时,内心中会一种触动,好像眼前的迷雾都被驱散,前方一片明亮,这种信仰从小延续到大。徐则臣也曾说过这部作品并不是想要写耶路撒冷这个地方,而是要展示出一种信仰[刘迎新.70年代的成长心灵史——评徐则臣的《耶路撒冷》[J].文艺争鸣,2016(09):173—174],就如同现代知识分子需要一种正确的信仰支撑他们走完接下来的路。现代知识分子生活在这个安逸的世界中,这种生活虽然幸福却也蒙住了他们的眼睛,不知道该在这个世界中做些什么。因为他们没有信仰,没有那种能够支撑他们坚定下去的支柱。信仰似一种强大的存在,没有信仰,存在的只能是一具空壳。有信仰的知识分子更能扛起肩上的重任,勇往直前,不惧挑战。这样的知识分子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随波逐流、没有信仰的知识分子终归不是世界的未来。徐则臣的这类人物形象的价值很高,作为知识分子,徐则臣准确地抓住了当代知识分子的弱点:信仰。信仰对于社会发展是极其重要的,即便你是无神论者,心中总会有一个声音催促你前进,徐则臣利用这点塑造出初平阳这类知识分子来告诉这个社会信仰的重要性。

  五、结语

  徐则臣的每一部作品似乎写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却能连起一个完整的圆圈。或许书中的人们遭遇过不同的磨难,但他们大都见到过运河、去过花街,吃过水煎包,喝过辣汤,在这些相同的地点经历过不同的事情。而这些作品中的知识分子的性格、心理都随着作品的发表产生着变化。《午夜之门》中的知识分子酸六、智二先生、大少爷的人物描写展示了从封建落后、固执己见的古代知识分子到新知识青年的转变;《天上人间》中的边红旗、陈子午则是展示了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新知识分子是如何快速转变自己的身份成为商人中的一员,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夜火车》则是一位理想主义知识分子陈木年在遭遇质疑、在迷茫中如何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价值;《耶路撒冷》告诉读者信仰对于知识分子、现代青年的重要性。这些作品都一步一步在宣誓着徐则臣对于知识分子、这个世界的想法,也展示出70年代出生的作家对这个相比较而言过于平淡的生活的看法。对于徐则臣来说,作品就是展示作家想法的载体,在属于自己的作品中可以无限畅想,无论是对当代社会的想法还是对未来的构思。徐则臣借助自己的作品为读者呈现出一个他想要的世界,无论是底层人物还是时代的变迁,家乡是徐则臣的主题、知识分子是徐则臣的缩影、作品中的世界是他经历过或未经历过的,作品中蕴含的对当代社会的思考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徐则臣可以从小人物、小事件中找到那不同于平淡的灵感并随之放大,例如变成卖假证的知识分子。寻常的作者不会在意这些坐在天桥边吆喝的商贩们,但徐则臣注意到了,他从这些人中看到了对于他们而言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北上》作为徐则臣的新作品为读者展示了一个与以往作品不同的新世界,这部作品以寻找大运河为主线,穿插了过去与现在的片段,以时间为线索为读者展示了普通人与中国的关系、知识分子与中国的关系,书写了一百年来大运河的精神图谱和一个民族的旧邦新命。这部作品也与徐则臣的经历相关。在他眼中知识分子的形象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世界的变化而变化的,每一个知识分子都是徐则臣的缩影,从开始的迷茫无措到后来的勇往直前,都或多或少的参杂着徐则臣的经历。如今的文学界几乎是网络文学的天下,恶俗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玛丽苏作品受人追捧,抄袭现象反复冒头,真正深入了解社会现实的作家已经寥寥无几。作为中国当代的青年作家,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展示一代人的生活,深触中国文学的问题,抨击恶俗文学,表达对当代社会作家、知识分子的理解并鼓励年轻作家创作不仅是徐则臣等70后作家的任务,也是他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