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32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在线分享-具象绘画中的“城市人群”
时间:2021-04-09 10:42:53

  “城市人群(口)”即为定居在城市或者集镇的人口(脱离了分散的农业劳动,长期从事各种非农业劳动来维持生活的人口)。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时代精神影响下,他们的形象在不断发展中传递出了艺术家对画面、对社会的思考。本文中列举的一系列艺术家的作品,都用自己独特的画面语言以及不同的观察视角,力图寻找人物表象之下的真情实感,表现了他们所处时代人类的精神困境。人与自我之间、人与人之间、人与城市之间,有一种疏离感贯穿其中,艺术家敏锐地从日常生活中捕捉到,并将其提炼为艺术品,这些作品既成为了他们反映社会现实的一种途径,也展现了新时代具象绘画回归之后的一种新面貌。和传统的具象绘画相比,他们作品中的构图方式、绘画语言、创作内容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变。在深入研究了弗洛伊德、费舍尔、霍珀等艺术家的作品以及结合个人生平经历、绘画艺术实践的基础上,不断摸索出了一条将画面形式、图像选择、主体观念三点结合的完整创作方式。本文以近现代艺术家作品中的城市人群形象变迁为线索,通过对大量艺术作品的分析,梳理了笔者对于中国当下城市空间发展与人之间关系的思考,以及画面的表达形式。

  在21世纪的当下社会,人类逐渐步入了一个物质富余的时代,对于生活在发达城市的人来说,人们所能占有的物质成分从未如此富有过,但与此同时人们也从未如此贫困过。最根源的一点,一个物质充裕的社会,不断在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欲望成了一个无底洞,如此,在城市人群间通行起一种精神上的空虚和孤独之病,不仅个人与自己相分离,同样的,与他人也慢慢分离,与人类生活或者适合与人类的人类生活相分离。由于生产的过程,个体相互联系为可消耗的单位,而不是真正的人类,因此,总的来说,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存在着普遍化的疏离——高速的发展把人们推进一个焦虑旋涡,都市生活越来越喧嚣、繁华、忙碌,但生活在其中的人越来越能感受到如此生活背后的陌生与孤独。

  人在享有一切的文化中,越来越成为一个贪婪的、被动的消费者。物品不再是为人服务,相反,人却成为了商品的奴仆,既是拼命的生产者,也是疯狂的消费者。精神异化成为了一种普遍化的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或者文化力量,而人也处在精神被操控的状态中,失去了反思和批判的维度,对资本主义造成的对人异化的觉察、反抗和超越更为艰难,更加苍白无力。

  当代的人常在一定的秩序和约束下成长,比如需要通过高考才能求得大学的门票,进入大学之后,出于对未来发展前景考虑,又会对前路产生诸多的疑惑和迷茫,这对于如今生长在各大城市中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共有的经验。人们的生活也日益陷入到这些知识和规则所给予的“常规化程式”之中。从个人经验的角度出发,在中考失利之后,才决定了走美术的道路。自然而然,出于之后生存考虑,对于未来充满了担忧与恐惧。而后通过不懈的努力最终考上了美院,但面对诸多的选择,比如在专业、工作室的选择上,又再次被迷茫充斥,也许前人的经验能给到一定的帮助,但总处于一种“当局者迷”的困惑之中。这是因为我们大多要考虑到之后自己所学技能的市场价值,如今的人时估算着自己的市场价值,“除了成功的投资什么,没有大的不幸而能度过一生之外,生命没有其他的目的”(里希·弗洛姆健全的社会[M].王大林等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社,2007:145.)。我总是依赖与别人的接纳和认可,想尽办法迎合别人。自我的价值是建立在别人给予的一致性肯定之上,害怕自己的想法和感情违反了社会的常规。当人要在得到别人的认可的焦虑中,总是会感觉到有些不安和潜在的压抑。今天的人也是集体精神病的时代,人之为人的自我意识和主体感,在市场经济中消失了。为了不被孤独感折磨得发疯,我们只好接受社会规范、社会集体意识、趋同于外在世界。将自我隐藏于人群之中,在个性慢慢被消磨的时代,在同一化中逐渐迷失,与自我疏离。

  回归到现如今的城市生活,我们身边建起了高楼,城市间搭起了高架,但我们的选择真得变多了吗?我们如今可以更多的,从观察当下城市生活中的人物形象,以他们的形象来折射出如今生活的精神困境。而之所以放眼于城市人群,是因为城市人群处于社会高速建设最直接的影响之下,也是直接参与者,他们所呈现出的精神状态以及生活习惯,更能够反应当今社会的症结与个人内心矛盾。

  1.2绘画中城市人群形象的变迁

  人物以及肖像一直以来都是具象绘画主题中的组成部分,西方早在19世纪就达到了客观描绘人物的顶点。然而历史中的肖像画不可避免的拥有超越创作主体的性质,其形象具有唯一性和客观性。在后现代艺术的语境下,消除这种人物形象的主体性,重新定义人物和肖像也就成为了当代具象绘画的重要命题。

  相比于传统的写实绘画,当代的具象绘画更具有自我审视和批判意识,它依托于具体的形象或抽象的符号,来传递出艺术家对精神世界的思考。而人物的肖像绘画则更转向其背后所暗藏的某些内容,不再是完全的再现性,其中出现了许多非现实性的因素。

  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出现,艺术家越来越关注精神上与心理上的空虚与苦闷,并因此衍生出了大量的作品,而城市人群的形象就是如今社会生活的最好写照。城市人群形象的表现可以追溯到很久远之前。城市是“城”与“市”的组合词,“城”主要是为了防卫,并且用城墙等围起来的地域;“市”则是指进行交易的场所,“日中为市”。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出现在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印度河流域、黄河流域和中美洲等五处。此时大多数人都居住在城市内,所以实际上城市人群是各种人群的集合,而相互之间没有显著区别,大抵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

  早期的描绘人物的绘画大多是记录性的。最初大多是围绕狩猎、祭祀为主要内容,人物以表明事件为首要目的。而后的,如圣经绘画中的人物往往是起说明道义,围绕画面主要人物,诸如上帝、圣母、圣子,企图传达上帝(宗教)的意志,但此处都不是具体的某个人物,往往是艺术家从某个平时生活中的人身上取材,再进行加工的结果。在许多描绘皇室生活的画作中,如委拉斯凯兹《宫娥》亦或是许多肖像定制本身,就是为了彰显他们本身的地位,或是他们高贵的气质。如上所述,此时并没有出现鲜明的城市人群与农村人群(其他人群)的区分,主要的会发现人物在画面中的作用大多不在乎于人本身,更多是为了将故事讲清楚或是歌功颂德。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工业革命之后,城市与农村两个地区进一步分化,这不仅是经济上差别的扩大化,同时城市文化深刻的影响了城市人群。

  到十九世纪印象派时,如雷诺阿的作品《红磨坊的舞会》。红磨坊是巴黎蒙马特区有名的社交场所,其中的人物大多是作者的朋友,基本是当时社会的上流人士。画面整体以城市人物为主体,皆是穿着各色亮丽衣服的男男女女,热烈的生活气息仿佛溢出了画框,此时艺术家逐渐将目光重新回归到人的平常生活中。这在德加的《苦艾酒》中也有体现,衣着齐整的男女端坐着,面容凝重,画面整体基调深沉,苦闷的气息溢出画面,而构图也刻意将男人压缩进了一个小角落,视觉上给一人抑郁的情绪。不过此时所描绘的城市人物,大多仍然是直接情绪的表达,虽然如马奈《草地上的晚餐》对传统人物肖像进行了反叛,但并没有转向以人本身为主要表现对象。

  二十世纪,城市在发展中迅速地扩展了地理范围,一个城市接壤着另一个城市,各种新式科技产品,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更加密切。此时出现了诸如贾科梅蒂(Giacometti,Alberto,1901~1966),他在二战之后非常关注人类的迷茫、困惑、孤独之感,专注于人本身、人与人之间、人与城市之间的问题,在他的作品中,人物形象经常是被变形、拉伸的。面对其作品,我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战后人性的困境,而且是大众社会内都市中的个体的困境——在广大而复杂的社会、政治、建筑结构中,每个人都被同一化,生存与心理孤绝的状态中,这是在城市生活高速发展下慢慢显露出来的。在他的作品中具有丰富的视觉和哲学源泉,他强烈地驱使自己去抓住他在外部世界感觉到的瞬息即逝的幻觉,以及要完整的反映人类形象的需要。以及费舍尔(EricFischl,1948——),他是美国新表现主义画家,受到美国大众文化影响,在他的作品中有许多都是,表现城市生活中的某个阶级、一些生活情形的整体景观,表现人物在日常生活中的形体活动和心理活动,表现了他对社会人性的思考。他借用许多符号性的语言,以及明暗的切割,营造出不安定的空间氛围,暗示了画中人物的精神困境。由此画面所传递出的不仅仅是对象外在的层次,而转向传递出更加深刻、隐秘的情感。这与资本将人的劳动抽象化,继而产生的都市心理异化有关。这在下文中会进一步叙述,这里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现代的城市人群形象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那种纯粹叙事性的作用,艺术家在以往肖像绘画达到巅峰后,重新寻找新的视觉模式,在不断追问中寻找绝对真实,力图反映人原本的形象与内在矛盾。从这个方面,艺术家使得这些受困于自己肉身之中,潜藏于表皮之下的真真切切的人格得以自由的解放。

  章二研究内容与技术方法

  艺术家个案研究

  2.1.1·弗洛伊德笔下的众生相

  弗洛伊德(LucianFreud,1922—2011)居住在伦敦帕丁顿地区,是一个人口流动频繁,治安水平较差的区块,因此社会人群也更加复杂,有过度肥胖的普通男女、有脸部凹陷的人,也有英国女皇、上层官员。弗洛伊德的画面中充满了动荡与不安,变形的人物和怪诞的环境背景表现出了人物精神的复杂性,同时暗示着人性的深不可测,他用冷峻的笔触记录了当时社会真实的精神面貌,把当时社会中普遍存在于人群中的孤寂、痛苦、迷茫与群体性的精神空虚体现出来。

  如《旅馆房间》中的一对男女,这二者都是他的朋友,因为婚姻中存在许多的不贞,关系十分紧张。在旅馆的房间中,女性于近景处的床上躺着,空洞、迷茫的看着画布外,与观者毫无眼神的交流,原本看起来充满性暗示的床,现在却变得更像是一张病床,男性被处理成一个重色块,与女性的大面积亮色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疑是暗示了二者精神世界的分离。此时还是弗洛伊德较为早期的作品,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女性人物脸上的忧愁情绪,以及轮廓相差分明的两人,加之冷峻的线条处理,那种疏离感是不言而喻的。佛洛依德不会因为所画对象社会身份高低、样貌美丑,而改变自己的看待对象的方式,他所用的仍然是直接表现,简略地说,即画家直接观察对象,然后回到主体本身。

  这种直觉方式赋予其画作,在视觉角度的所见与客体事实角度的所是之间的一种摇摆。可以说,弗洛伊德能够如此鲜明地彰显真实人物的形象特征,除了画家对画中人拥有足够而密切的了解,否则这些人物很难得到这样的描绘。关于这一点,弗洛伊德画作中的人物形象来源,基本出自于他的旧识、亲人或友人,并且同一个形象屡次三番地出现于他的画布之上。他这种对熟识人物所进行的重新审视,在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之间,通过对客体外在相似性的摹写,以及对他们内在行为模式的反应,将此类似视觉注视的强烈性,推到了新的层次。

  这里的“注视”(regard),指的不仅仅“看”这个简单的动作,它的前缀(re-)暗示了一种重复发生的行为。这种行为代表着,视野内蕴含着一种不耐烦的压力;一种持续状态下的重新捕捉,以及一种积极地寻找一种即将逃离的东西。而后诺曼进一步对此作出了说明,他指出,这个词通常带有穿越或刺穿的情绪,其目的是发现事物的另一面,也就是表面背后的某些内容。而弗洛伊德的肖像作品或许正渗透着这样的一种趋势,其意图在于,从这些形象外在可被查觉得各种形式特征之中,提炼出源自于形象本质的产物。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他的肖像画将那些被大众所忽视的,或客体想隐藏的方面,再一次带回世人的视野之中。他在现实性的语义之上,实际着力发觉存在与客体自身之内的、本质的、真实的生理与情感状态。

  如《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画面表现了一个浑身赘肉的女性赤裸的躺在沙发上,此人是伦敦西区“就业求职中心”的经理。她直到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有多重。“我从来没有称过体重,因为我忍受不了那种困扰。”平日的都市生活或许已经足够使人焦虑,仿佛每个人的时间与其他资源都在被逐渐压缩,而画面中人物姿势别扭,沙发的空间似乎塞不下整个人,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仿佛正是这一点的现实写照。每个人都是丑陋的,丑陋的一丝不挂的肉体实际上道出了人最真实的一面——人,孤独,脆弱,虚伪,畏惧死亡。普遍意义上,理想和谐的人类比例与视觉标准,能够激发古典以及新古典主义构建人文主义的整个传统。而这种体态臃肿且异于常人的,绕过了社会的普遍审美与期望,以一种我们能意识到的视角,来呈现生活中的隐蔽姿态,具有一定的荒谬性和排斥性。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个体的特殊性有了新的认知,赤身裸体在这里被认为是一种更为贴近生活的物质现实的标志。弗洛伊德则将此作为他中后期大部分作品的主要内容,这是他渴望表达一种完整的存在的与身份真实的表现,无论是下垂的乳房、大腿上的淤痕亦或是皮肤上的褶皱,都部分成为他拒绝塑造完美的身体设想的印证。弗洛伊德的这种建立在裸体这一概念之上的构想,既是现实存在的生理学的直接残留,又是超越现实的对真实的巧妙组合与表达。

  总的来说,弗洛伊德用其独特的视觉模式,运用粗犷的色块与冷峻的线条,表现出了普通人物在现代社会中独特的精神面貌和最真实的生存状态,这其中涉及到的,是现实与非现实因素相互交织的。对此弗洛伊德曾提到,那些将司空见惯的日常作为其描画主体的艺术家们,是基于他们亲眼所见的真实物象。他们此种做法的目的之一,是将平凡的形象与其内心深处的情绪,转移为画布上显见的形式。弗洛伊德的作品百般意味都与他隐秘的内心世界相关联,也因此他的绘画回归到了人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2.1.2·费舍尔与隐秘的叙事

  费舍尔作品中的城市人群形象,经常与周遭环境一道暗示出某种危机,在他的作品中常出现大量的窗、沙发、椅子、窗等日常生活中的物象,这些物象将画面叙事定在了日常生活场景里面,具有了普遍的审美意义。他利用光线的交错、图形的分割等方式,营造出一种不安与尴尬的氛围,传递出人物内在的疏离或是紧张情绪。费舍尔擅长抓住特定人物、特定阶层的生活和心理状态,在完成了自我表达的同时,引发人们关注到了美国中产阶级光鲜外表下的隐藏危机,从而使人们更加了解社会、了解自身。

  如《克雷菲尔德的客厅》,整个画面将镜头置于一个装修考究的中产阶级家庭中,近处的女性人物形象暴露在高对比的强光之中,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衣服;而远处的男性则处于一个阴影之中,面部特征模糊且对比微弱,强烈的光线反差体现了二人的精神世界分离,费舍尔用一种隐晦的方式将家庭的裂痕与不协调表现了出来。虽然没有任何眼神以及言语的交流,但是能很直接地体会到画中人物的疏离感。同时人造的光源与图片拼贴式的组合,也在时刻提醒着人们所观看内容的荒诞性。这也是我们寻常可见的,如今城市生活中的中产阶级的典型矛盾表现之一。近期作品《她》中,画面中的主人公是一位衣着光鲜靓丽的现代女性,一手拿着手机,面容忧愁,似乎在谈论什么糟心事,一手提起自己的高跟鞋,显的姿态更加窘迫。身后是现代画廊的布景,几乎都是近抽象立体主义的画作,由不同的人物侧面、神态拼贴在一起,实际上暗示了主人公的内心的苦楚、挣扎与分裂。在这里,画中的她是一类人的代表,是当时美国中产阶级的一个缩影,暗示了在中产阶级光鲜表面下隐藏着的危机与疏离。

  而作品《点缀着粉色帽子的海滩一景》中,所画的画面与以往的具象绘画表现已经出现了很大的改变,在前景和远景处的边缘的人物,部分身体被裁出画面外,零零总总的人物之间的大小关系并不完全符合空间透视的比例,且人物与人物之间也并无联系,每个人物都可以在一个独立场景中出现,如此反而强调了人物之间疏离的感觉。这恰好就是费舍尔想要的画面与构图,与他别的画作一起看,明显是想给人传递出一种错乱的、分裂的、不安的感受。在此处他并没有直接将这种感受表现在画面的色彩上,反而有一种很亮丽的感觉,但他通过人物的透视与摆放关系,构造出一种局促的、压抑的感觉,在这点上是很值得借鉴的。

  费舍尔关注美国高速发展时代,那些处于中间夹层的中产阶级,他们是不断扩大一个国家稳定的基石,他们本身就是城市生活的创造者与亲历者,因此他们更能代表如今社会心理异化所产生的那种隐秘的苦楚与疏离。

  2.1.3·霍珀与流光城市下的陌生感

  霍珀(EdwardHopper;1882年7月22日-1967年5月15日)一生致力于捕捉现代都市生活下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以一种不寻常的敏感和反讽的疏远,用尖锐的视角和细腻的手法,以单个或几个人物为画面主人公,将他们作为美国新时期城市人群生活状态的一个缩影。霍珀画中的商店、旅馆以及公共空间等主题均是都市生活中非常熟悉的片段,都市原本的面貌是极其热闹的,但在他的作品中的都市却传达出来的是出奇的冷清,孤独的情绪溢于言表。他反复将几何化的形体运用到画面之中,以此解构和重建真实,并且成功的捕捉了社会现实和城市生活的本质。

  在霍珀的艺术中,最能代表美国现代艺术特征的一个部分是对都市异化心理的表现。作为现代性引起的一种特殊的心理现象,异化总是伴随着对理性的质疑而存在,当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刺激了都市化和工业化的时候,人的主体性也沦落成了工厂和都市的附庸,因此异化既是对现代性的抗拒,也是对现代生活的反思。在他的画面中,城市已经不再是一个具体的地理范围,更是成为了现代都市人那种疏离寂寞的心理状态的描绘,而这正是现代生活带给那些在大城市生活的忙碌中的人特有的体验。

  比如《两个靠过道的人》,主要表现的是在一个剧院里,在演出开始之前一对正打算就坐,而一旁包厢内的女子则正在看书等待。此处霍珀用两组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营造出了一种静默疏远的氛围,画中的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种冷漠的戏剧性也表现在色彩的使用上,整体的画面上大都是暖色的固有色,红色的帷幕、红色的地毯、金色的背景布等等,但我们并未能从画面上获得任何温暖的感觉,反而是那些从暖色底上的冷色,主导了画面的整体氛围。在他别的许多作品中也是,他并没有直接把冷色固有色大面积铺在画布上,这样做虽可以很直接的给人以心理上的封闭、压迫感,但同许多威尼斯画派的大师的做法,在略加暗淡的暖色底上,用寥寥几笔冷色,而这远比平铺直叙更能让人心生寒意。

  1942年的《夜生活者》,表现的是美国深夜的酒吧,整个酒吧的玻璃占据了画面的大半部分,画中的人物围坐在吧台周围,两个身着的黑衣的男人似乎要与背景的黑融为一体;身着白衣的服侍者,正专注于目前的工作;着衣靓丽的女士似乎呆滞得看着侍者工作。整个画面被浓重的深色包裹,而室内的的亮光则被画的格外刺眼,整个画面被这几个色块分割成不规则的矩形和三角形,与众多垂直于地面的线条一道,加深了深夜的沉重与孤寂的氛围。另一旁的人行道、街道上皆空无一物,疏离感油然而生。

  《自助餐厅》中,一位身着讲究的年轻女性坐在平时可见的自助餐厅中,眼眸低垂且空洞,背后则是深邃的黑色背景以及仿佛无限延伸的射灯倒影,原本室内添置如此大型的镜面是为了增加室内的空间感,在这里反而极大的增强了空虚感。当时的这类餐厅正是新兴产业,“拥挤、嘈杂而且一般都没有店名,大一些的餐厅每天能接待一万名顾客”,因此店内经常是人满为患的,而画面中的主要人物被安排在了店内最不惬意的角落,也可能已经过了最高峰的用餐时间,所以周围没有其他顾客,这也是霍珀所擅长的,将最宁静的状态安放在城市里最熙熙攘攘的环境下,例如车厢亦或是酒店大堂,这反衬出画中人物内心的寂静和空虚。

  总的来说,霍珀将平日生活中熟悉的场景变得似是而非的陌生化,变得有距离感,虽然只是平日里生活的普通一瞬,但是令人印象深刻,在他的作品中,城市生活中的人物也传递出类似的感受,人物很少和观者有直接的眼神交流,特征被模糊化处理,使他们成为一类人的代表,不同于单独的“个体”,他们身上的一部分也存在于我们自己身上,因此能引起强烈共鸣。

  二、作品阐述与展示方式

  2.2.1作品阐述

  我们始终就像在一架不知通往何处的电梯上,有人下有人上,而处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是一种折射,表现出一种生活状态与内心的精神状态,同时也显露出一种隐秘的疏离感,大家都在疲于奔命的路途上,再到达下一个阶层之前,都有着一种共同的症结,迷茫、焦虑、浮躁。随着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在城市人群间流通起一种精神上的空虚与孤独之病,这是一种都市心理异化的过程,不仅个人与自我疏离,与他人也同样如此。

  电梯的出现是人类进步的一种彰显,为了追求更高的效率,同样也更加便捷,而电梯本身也是一种隐喻,可以理解为秩序和约束的象征,且上下运行本身则指代了不断前进。在画面中,人们在电梯上的表现传达了目前城市生活中的迷茫、焦虑、浮躁,即使大家都很靠近,但是仍显露出一种隐秘的疏离感。带着耳机的年轻人和老年人,互相都不想去听外在世界的“杂音”;带着大包小包的中年人看到电梯外,负重前行,神情疲惫;情侣之间的貌合神离等等。卡夫卡所写的格里高尔异化成了一只甲虫,而实际上现代人的心中都藏着一只甲虫,人心的异化,精神的疲倦和人际关系的疏离都是现代人内心的症结。社会变革之中的群体心理氛围以及精神面貌也在深刻的影响着我的创作,我意图通过这次创作表现出当代人在喧嚣城市光线外表下,在固有社会秩序下不断前进的困境,有麻木、迷茫、焦虑与内心的压抑。

  2.2.2展示方式

  在表现形式上则是以人物表情与肢体语言为主线,不同以往的人物场景叙事,亦或是表现某个阶层或者某些人的情感因素,更注重于人与人之间,人与自身的关系,去日常生活中寻找一种普遍情绪,试图从人群中寻找自我身上存在的“个性”经验,再转化为人群中共有的“共性”体验。

  最终呈现方式会是以二联画的方式,相比起一整副完整的画面,二联画将上下电梯分成两部分,且能够保持画面有中心的人物,比如上电梯时回头看的人,一群都带着耳机互不相闻的人,眺望远方的人,而电梯既是城市追求高效的产物也是一种在高度上拉伸感的表现与载体。

  小结

  如巴尔蒂斯所说,“物象的背后,还有另一种东西,一种眼睛所不能见到但可以用精神去感觉到的真实存在”3(啸声《巴尔蒂斯论艺术》外国美术1995/6p87)。“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克感知识,实为非事”,实际上就是可见之物的表象并非他的本质属性,可感之事也并非他所表现的那样。弗洛伊德不仅仅驻足于视觉对象的“表面”特征的模仿,在他长时间的对客体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判断后,揭示了处于历史情境之中的个体的意识价值与实质性内涵;费舍尔利用光线、物件、符号、人物神态与动作,寻找与构建美国中产阶级光鲜靓丽的外表之下的暗流涌动,既传承了古典写实主义的戏剧性特征,同时又加入了个性化思考;霍珀利用几何形不断变化与冷暖颜色构成,寻找日常生活中的孤独感与陌生感。

  章三研究过程中的难点、创新与创作过程

  3.1遇到的困难,思考,解决与创新的过程

  “不论什么时代,理想的作品必然是现实生活的缩影,倘使我们观察现代人的心灵,就会发觉感情与技能的变质、混乱、病态,可以说是患了肥胖症,当代人的艺术便反映出这种精神状态”。(丹纳:《艺术哲学》,傅雷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版,第69页)本意在于表现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在日益喧嚣的城市生活背后所表现的迷茫、焦虑以及手足无措,这在美国六十年代已经有与当今我国类似的情况,都是突飞猛进式的发展,两者之间有着地域性的区别,在文化表现方面虽然有诸多相似,但旨在表现其不同。问题就在于如何表现?从什么方面入手?

  像费舍尔和霍珀都是表现都市生活,但前者很注重表现人物的神态与动作,以及照片拼贴式的错乱感;后者注重在熟悉生活中寻求一种陌生感,哪怕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或者生活的一瞬都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城市生活特有的孤独感。结合个人的经历,原本城市里的房子都没有那么高,在短短几年间,弹丸之地建起了高楼,人往“高处”走的追求越来越强烈,由此产生的是人的生存空间不断向更高处的空间发展延伸,这既是直观视觉上的,也是心理上能够感受到的,经济发展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变大,就像韩国电影《寄生虫》之中的暗喻,有钱人住在高处,享受阳光明媚;而穷人则住在低处,当城市下起大雨则被淹没。所以从这种纵深的角度上来看,它既可以成为一个画面的组成元素也可以做一种隐喻,由此最后选择了电梯的元素。且当电梯作为一种画面元素,其最大的不同在于运动,他直观上有一种当下正在发生的感觉,这既是平日生活中的普通一瞬,也是当下社会不断发生的一种社会性症结。

  从画面组成上来看,人物的站位布局、特征、年龄层的差别、符合年龄层的行为以及不符合的、随身的物品等,这些都要考究,而后在实际考察中发现,诸如耳机、雨伞等小物件都很有其特色。耳机既是新时代的产物,随着社会进步,耳机越变越小、越来越便携,当人们试图回避周围喧嚣的环境时,经常会戴上耳机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也许并不在意所听内容,这何妨不也是一种逃离;在天气晴朗时许多人带着雨伞,为之后的可能下雨(危机)做好准备。而主要的将画面的目光集中在城市之光的中青年身上,像之前提到的艺术家那样,关注的是社会发展中参与度最高的,对社会发展变化也最深有体会的人,因此通过他们表现出来的疏离感和孤独是最强烈且真实的的。

  3.2创作过程的总结

  先从个人的着眼点入手,从小生活在杭州的所谓城中村中,在成长过程中,矮矮的农民房周围竖起了高墙,建起了大工厂,家附近的道路两旁也慢慢的立起了高楼,如此的反差仿佛将我们拖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之中,连太阳都被高楼挡住,资源被慢慢剥夺的焦虑感油然而生。同时身边许多人也是这一过程的直接经历者,因此对于平时城市生活中的各种人群有很多的观察,虽然创作的想法的很多,但最终敲定了以城市人群形象为主要对象。另外一点是在美术史上,城市人群究竟是怎样的,是如何发展变迁的,它起到的作用发生了什么变化,现在是怎样的一种形式表现。只有了解了过程,才能知道自己的方向和定位。

  通过梳理近现代几位艺术家的例子,寻找他们之间的共同特征以及各自独特的语言。像是霍珀那样,“孤独”的影像直接直接通过画面光影、几何形的构成、僵直的人物形象表现出来;像费舍尔那样,用一些暗示的物件以及人物的肢体动作与表情,隐秘的传达出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等等。

  起初会涉及到写生的重要性,比如在弗洛伊德和贾科梅蒂作品中,写生是不可或缺的方式,“凝视”是一种新的视觉模式,需要我们积累视觉经验,去寻找事物所隐藏的,被忽视的,真实的身体状况与精神状态。而表现不可控且不段运动中的事物时,写生则变得困难,所以转换了一种思路,去观察社会人群中的各种人物,将其做模糊化处理,将其作为一类人或者说是一种“共性”的代表。另外本意找到一个高节奏运作的象征,最早的想法是找公交车站、高铁、运行的公交车等一些交通工具,后来发现几个问题,一是人物朝向以及遮挡会使画面的主要人物过于分散或者拥挤,二是无关的成分比较多,比如公交车上下站的行人,很多时候有一种排队、很多人挤一个小入口的意味,所以就舍弃了。在经过几轮的照片筛选之后,最终选定了以电梯为主要载体。电梯给人的固有印象是运动着的,且在电梯上的人在台阶上分布不会有太多无关要素遮挡,人们的神情、动作、眼神直接成为了画面的主要组成部分;在抉择人物形象时,主要将人物的特征,年龄层,神态动作区分开,使人物形象与情感能够更直接的传达出来。最终能够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明显。

  通过不断参考前人以及与个人的实践不断结合,最终形成自己作品的大致概念,并凭借此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人物形象与物象,如通过学习如费舍尔亦或是蒂姆·艾略特那样通过对照片进行处理与加工,拼贴,最终形成图像,这样的另一好处是不完全再现,如此而来,所产生的图像会有一些不安定与不协调感,这与本意也是符合的。并在指导老师的建议下,将画面抽象构成元素与人物组合进一步改善,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