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29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案例大全-《诗经》中的弃妇形象论析
时间:2021-04-19 11:42:10

  《诗经》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它全面地写出了当时不同社会阶级里面的人在自己生活中的真实感受,是一部研究中国古代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诗经》当中有很多描绘婚恋生活的诗歌,由于当时社会劳动力经济主要以男子为主、社会礼法制度的束缚、婚姻制度的局限性加上人性天生具有的弱点导致出现了很多弃妇。诗歌中描写了这些弃妇的真实生活,并体现出了不同弃妇的形象特征,有自尊自信、坚强决绝型,爱恨交织、彷徨犹豫、忠贞不渝型和无可奈何、哀怨自伤型三种弃妇形象。通过对这些弃妇形象的分析,我们了解到当时夫权制度和婚姻制度对女性的压迫和残害,也认识到了当时的女性已经有了婚恋自主的意识,也学习到古代妇女身上所具有的传统美德,对背信弃义的男性做出了道德批判。

  一、《诗经》中的弃妇诗及其产生原因

  (一)弃妇诗概述

  《诗经》中描写关于男女婚姻爱情的诗很多,那什么样的诗才是弃妇诗呢?通过查找文献资料,通过自己的理解和分析,我觉得弃妇诗是描绘已婚女子因婚姻家庭破裂或者是自己丈夫变心另娶新欢而被抛弃,女子被迫离开丈夫家后的心理感受的诗歌。

  通过理解弃妇诗的判别定义,根据查找的文献资料,我认为:在《诗经》中描写弃妇的诗歌有11首,分别是:《卫风·氓》《小雅·谷风》《邶风·柏舟》《召南·江有汜》《邶风·日月》《邶风·终风》《邶风·谷风》《王风·中谷有蓷》《郑风·遵大路》《小雅·我行其野》《小雅·白华》。

  (二)弃妇诗及其弃妇形象的产生原因

  《诗经》中的诗歌,有很多作品是描绘当时社会制度下男女感情的诗篇,在这些作品中有一些诗专门描写结婚了的女子被丈夫抛弃,成为弃妇的诗歌,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专门针对描写弃妇的诗歌呢?有以下几点来进行阐述说明。

  1、社会劳动力经济主要以男子为主

  在《诗经》那个时代,社会礼法制度都是以男性为中心在统治,这个时期虽然没有后面的封建时期那么明显,但是当时这样的社会制度已经形成了。女性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主要依靠男子。追溯到远古时期,中国历史上出现过母系的社会阶段,那个时候主要的经济生活是以女性为主导的,那个时期女性的社会地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境界。在河南出土的仰韶文化遗址可以明确表现出来女性地位之高。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到铁器时期,社会劳动经济主导的群体发生了变化,主要以男性来主导经济的发展,在这个时代,女性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她们在家庭生活地位和主导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从《诗经》中的《卫风·氓》诗中“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135]和《邶风·谷风》诗中“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游之泳之。”[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73]从这两首诗我们可以看到,已婚妇女起早贪黑地辛勤劳作,为了他们的这个家庭呕心沥血,全心全意的为家庭的美好生活而努力付出,但是她们在家庭中地位还是很低,只是家庭男子的一个附属品。因此社会经济主导地位发生改变是产生弃妇诗的一个原因。

  2、社会礼法制度的束缚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主要是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制度,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使得她们成为了男性的私人附属品。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家庭上男子都具有绝对的主动权,都是以他们为中心在统治的社会。妇女逐渐丧失了她们经济独立的权利,只能依附在男子身上,再加上社会的各种对女性不利的礼法制度,妇女在家庭生活中是非常被动的,他们基本没有独立的人格,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完全依附于男子。在《春秋谷梁传·隐公二年》书中写道:“妇人在家制于父,既嫁制于夫,夫死从长子,妇人不专行。必有从也。”[邸艳妹、李金坤.《诗经》中弃妇诗之初探[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1994年第3期:61]从这本书的描绘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当时社会,妇女是一生都不可能有人格经济独立自主的机会的。在《大雅·瞻卬》诗中写道:“妇无公事,休其蚕织”[马进宝.试论《诗经》中弃妇诗产生的原因[J].兰州商学院陇桥学院.2013:7],这里表现出了参与政务是男人的事情,女的不能参与,因为她们需要劳作,不能因为政事而影响劳作。在《大戴礼记·本命》中明确规定:“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不顺父母去,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盗窃,为其反义也。”[高林如.《诗经》婚姻诗与周代婚礼婚俗文化[D].郑州大学,2013年5月:44]在这样的社会礼法制度下,女子只能听命于父母和男子,虽然人非圣人,没有不犯错的,但是在当时就是这样,女性基本没有自己主导的权力,是非常无奈和凄惨的。因此社会礼法制度是产生弃妇诗的最重要的原因。

  3、婚姻制度的局限性

  根据学者研究结果表明,在《诗经》那个时代的婚俗,没有一个明确的婚姻制度,这使得女子成婚以后,对自己丈夫没有一个婚姻制度来对他进行约束,这样对男子来讲主动性太强了,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做事情,没有其他社会舆论压力。而媵妾婚姻制度就是最好的说明,这些制度都是以男子为主导来制定,在这个时代,注定了有的人可以得到独宠,有的人注定是要被抛弃的。这个婚姻制度加上了一些政治的色彩,使得更加的黑暗,对有些妇女是非常不公平的,自己一心一意对自己的丈夫,但却不能保证丈夫就不娶其他女子,从而自己被抛弃的命运。从《公羊传·庄公十九年》云:“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一聘九女。”[陈远丁.《诗经》弃妇诗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1年5月:28]和《左传·隐公三年》云:“又娶于陈,曰厉妫,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生桓公,庄姜以为己子。”[陈远丁.《诗经》弃妇诗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1年5月:28]鲜明的体现了其中融入了政治色彩。在《诗经》中作者对这种混乱不公的婚姻制度进行了抨击。在《邶风·新台》讽刺卫宣公下夺子妇之事;《鄘风·墙有茨》和《鄘风·鹑之奔奔》对卫公子上淫庶母之行的行为进行了批判。这些社会高层的婚姻混乱,实则也影响了民间的婚姻,也导致民间一些善良勤劳的妇女也被抛弃的命运遭遇。

  4、人性天生具有的弱点

  在当时,社会风气日益衰弱,社会制度也极不合理,统治者政治的黑暗,社会动荡,人民生活本来就不好。民间男女在成婚后,生活还是非常艰辛的,而女子本来就具有善良和勤劳的优良品质,她们任劳任怨,为他们自己的家庭愿意付出所有,这些在《诗经》中的弃妇诗里体现很到位。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人总是要经历从年轻到衰老的过程,每个人都有爱美的习性。男女皆有,由于社会制度和社会风气的影响,男子表现更加突出。年轻的时候,男子对女子倾爱有加,极其爱慕,可是到女子慢慢变老,容颜不再,男子便出现另结新欢,移情别恋,甚至还把过错都归结给女子,这本来就是人性的弱点所致,所以有的妇女被丈夫无情抛弃也是有原因的。当她们婚姻情感出现破裂,女子受到的伤害也最深,她们被丈夫抛弃后的生活是非常悲惨和痛苦的。在《诗经》的弃妇诗中,表现出了弃妇们善良、勤劳、痴情的一面,但同时也表达了在那样的社会环境里,自己的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

  二、《诗经》中的弃妇形象分析

  在人的一生中,恋爱和婚姻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早在《诗经》诗歌集里有三分之一的就是在歌颂爱情和婚姻的。其中有一类诗歌历来都被人们称颂,这类诗歌便是其中的弃妇诗。《诗经》中的弃妇诗塑造了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弃妇形象,她们勤劳、坚强、忠贞和哀怨的性格是中国古代妇女性格的代表,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些妇女的不幸婚姻是由于她们对爱情的太过执着,对男子又再三迁就,对婚礼程序的草率所造成的。本文以《诗经》风、雅中的几篇“弃妇诗”为例,对《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不同特征进行了分析。

  (一)自尊自信、坚强决绝型

  《卫风·氓》《小雅·谷风》中的女子,她们是自尊自信、坚强决绝的弃妇形象的代表,她们性格中表现出来的是坚韧、顽强、自尊自信和自爱。

  在《卫风?氓》里的女主人公身上表现出善良、勤劳和刚强的性格特点,即使这样,她最终也没能摆脱被弃的悲惨命运。成婚之前,女主人公是一位“其叶沃若”、天真浪漫、纯情的少女,当男子“氓”借“抱布贸丝”的名义来跟她交往时,涉世未深的她把“氓之蚩蚩”看做是他诚实、敦厚的品质,正因为这样,女子便陷入了爱河。她不但耐心的解释“匪我愆期,子无良媒”,甚至为了不让“氓”怒,便约定“秋以为期”。“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荆煜君.《诗经》中的弃妇形象浅析[J].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2009年3月第21卷第1期:75]成婚后她辛勤劳作,任劳任怨,但这样换来的却是丈夫狠心的虐待和被弃。不但如此,她的兄弟也不理解她,还“咥其笑矣”,嘲笑她。最后,她把婚变归结因为是男子“氓”的“二三其德”,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后人:“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杨晓丽.《诗经》“弃妇”形象浅析[J].大理学院学报,2002年1月第1卷第1期:103]她谴责了“氓”的“士也罔极,二三其德”的喜新厌旧的无耻行为,她面对“氓”的始乱终弃,坚决的表示“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既然你能狠心将我抛弃,我也绝不会再对你有所期待,从此我们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其中体现出她态度十分坚决,并且顽强不屈的强硬心理。

  在《小雅·谷风》诗中的女子同样也是一位自信、坚强的妇女。在当初“将恐将惧”的岁月里,她们夫妻二人互相扶持,彼此都能够关怀备至,尽管生活艰辛,但至少她们当时的生活是幸福甜蜜的。可是当一切变得安乐后,丈夫却再也不顾及曾经同甘共苦的生活,并将她狠心抛弃。面对如此绝情的丈夫,她内心无比怨愤,只能抑郁寡欢。但是与此同时,她又意识到不能就此堕落下去,成为别人的笑柄。所以,她通过“巍然”的高山来比喻自己忠贞不渝的节操和坚强不屈的个性,令读者读起来很是兴奋,心情畅快。[荆煜君.《诗经》中的弃妇形象浅析[J].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2009年3月第21卷第1期:76]她回想曾经自己与丈夫是多么恩爱,可如今生活变得安定富裕丈夫却变心了,毫不犹豫地将她一脚踢开。所以,她只能唱出此诗表达内心的哀痛。这跟《卫风·氓》诗中女主人公尽管略有些差异,但她们能够理智地控告无情无义之人,敢于直言不讳地痛斥负心男子,这也是她们比当时很多女性更理性、更坚强的一面。

  (二)爱恨交织、彷徨犹豫、忠贞不渝型

  这一类弃妇的形象具有对爱情缠绵不断的心绪,犹豫不决却又忠贞不渝的复杂心理。其主要表现在《召南·江有汜》《邶风·日月》和《邶风·谷风》这三首诗中。

  在《召南·江有汜》诗中的女主人公在遭遇薄情郎的抛弃后,内心还怀有一丝丝的幻想,在真爱感情的驱使下,她坚信“不我以,其后也悔,不我与,其后也处,不我过,其啸也歌”[杨晓丽.《诗经》“弃妇”形象浅析[J].大理学院学报,2002年1月第1卷第1期:103]。她始终相信丈夫今日的所作所为,日后必定会在感情上受到惩罚。女子始终坚信,丈夫以后必然会知晓“新人不如故”的道理,并期盼着他能尽早回到自己的身边来,与他和好如初,破镜重圆。但这毕竟只是女子的假想之词罢了,这单是她自己的的愿望,男子或许已经事过境迁,在感情上也未必会有丝毫触动。她虽然有着对爱情婚姻如此美好的幻想,但是事与愿违,男子已经不再爱她了,她只能独自哀愁,回味曾经的甜蜜。

  在《邶风·谷风》诗中描述的是女子刚嫁到夫家时,夫家家境十分贫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她严守妇道,吃苦受累。她辛辛苦苦的操持家务,生活变得富裕了,男子却豪不顾念曾经的糟糠之妻,移情别恋,爱上了别的女子,并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她经常生活在丈夫的呵斥下,她苦苦哀求,以致于语无伦次。“德音莫违,及尔同死”,她执迷不悟,心存幻想。“不念昔者,伊余来塈”企盼总有一天丈夫会回心转意,不会辜负她的一片痴心,其中表现出了她懦弱的性格[李千慧.浅析《诗经》中的弃妇形象及其产生原因》[J].语文学刊,2016年12月:80]。但最终她也在丈夫迎亲再婚之日被无情地赶出了家门,尽管内心对负心的男子充满怨恨,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在尽情倾诉怨情和满篇的伤心话时,虽然让人很揪心和怜悯,但我们看不到女主人公愤怒的发泄,她只能默默忍受着男子给她带来的无尽伤害。

  在《邶风·日月》诗中的女主人公更是把男人看作是日月,把人生、爱情和婚姻想得太美好。她把男子当做自己唯一的依靠,是自己的一切。她认为在有花前月下,有阳光明媚的普照,自己生活就一定不会与她过不去。可是事与愿违,天不遂人愿,原先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丈夫很快就抛弃了她,另找新欢。在封建纲常伦理思想根深蒂固的年代,女子也只是一件男人的私有物品,丈夫仿佛就是她们的日月,就是她们的希望。她们仅仅希望“出自东方”的太阳、月亮能永远“照临下土”,希望自己可以安心地生活在丈夫宽广的羽翼之下[杨晓丽.《诗经》“弃妇”形象浅析[J].大理学院学报,2002年1月第1卷第1期:103],做一个“小鸟依人”的温柔女子。因此被丈夫抛弃的悲剧对她们来讲,不亚于天地崩陷,日月也从她们内心急速滑落。她们在谴责丈夫花心,不忠贞于爱情的同时,但又很怀念与丈夫的点点滴滴,希望丈夫能够回心转意。理智上,她虽然已经认识到男子的喜新厌旧,三心二意,但情感上,她还是很忠爱自己的丈夫,决心不辜负丈夫,这也是弃妇们最真实的感情流露。这几首诗歌中的女主人公们虽然有美好的道德情操和纯洁的心灵,以及忍辱负重的品格,但是却不能跳出那个时代的残酷现实的牢笼。

  (三)无可奈何、哀怨自伤型

  这一类的弃妇形象可在《王风·中谷有雅》《郑风·遵大路》《小雅·我行其野》这三首诗歌中充分体现出来。

  在《王风·中谷有推》诗中的女子嫁了一个忘恩绝情的丈夫,最后被无情抛弃,只能自哀自怨,其中表现了她软弱无能的性格,最终她得出“遇人之艰难”的感慨。感觉婚姻就是在和她开玩笑,现在即使后悔也来不及了,薄情的丈夫也不会再陪伴自己,只能一个人孤单过完一生。她的不幸遭弃不是因为自己不守妇道和品德不端庄,而是丈夫的喜新厌旧和忘恩负义造成的。这表现了当时社会弱女子在被丈夫抛弃后,她们满腔愤恨而又无可奈何的心理。

  在《郑风·遵大路》诗中描绘了男子离家出走时,女子紧拽男子的衣袖,苦苦哀求他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将自己抛弃的辛酸画面。诗中的女子是多么的卑微啊,为了能留住自己的丈夫,卑躬屈膝,宁可放弃自己的尊严,这是一种最常见的男女在路边纠缠不清的画面,我们仿佛也能听得到女子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她希望男子顾及多年的情分,不要丢弃她,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她似乎已经无话可说了,对男子的狠心也已经无可奈何,这是一位值得同情的女子,她唯一的愿望便是男子能够与她重归于好,当然,这也是我们读者的共同心愿,但是,事与愿违,她最终还是无法摆脱被弃的悲惨命运。

  在《小雅·我行其野》诗中的女子远嫁异国,本想着可以与男子有个幸福安定的家庭,可无奈最后却被丈夫遗弃。“昏姻之故,言就尔居。尔不我畜,复我邦家”[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415]体现了女子曾幻想与丈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想法,可如今丈夫却不愿养活自己,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自己的故乡,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在诗歌中她谴责了丈夫不念旧情,另寻新欢的卑劣行径,既然你已经对我没有感情,那我只能回归我的家族。女子虽然怨恨、哀伤,但她自己被弃的命运还是没办法改变的。

  三、《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

  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弃妇诗具有渊远流长的历史,而第一部描写弃妇诗的作品应该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而此时的周代恰好处于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各种社会礼法制度也已经趋近完善,女性的地位也在逐步下降,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也更加明显。在《诗经》中描写男女婚恋爱情内容的诗歌有很多,其中描写男女因感情婚姻不合,最终女子沦落为弃妇的诗歌主要有十一篇,这些弃妇诗塑造了性格各异的弃妇形象。虽然诗篇中的女子具有不同的气质风格,不同的身份地位,但在人类文化发展的历史上却有着重要的形象价值意义。

  (一)揭露和控诉了夫权制度和婚姻制度对女性的压迫和残害

  《诗经》中的弃妇诗,大部分描写的都是弃妇被弃之后内心的真实感受和对男子变心的谴责。如《邶风·日月》中“胡能有定,宁不我顾”、《卫风·氓》中“静言思之,躬自悼矣”等。她们为何会沦为弃妇呢?《王风·中谷有雅》中的女子曾哭诉着抱怨:“遇人之艰难矣”和“遇人之不淑矣”,这些女子内心虽然充满怨恨,却也无力反抗,只能逆来顺受。那么她们为何会遇人不淑呢?伴随着生产技术的更新换代,女性在社会生产劳动中的主导地位也逐渐丧失,随之而来的便是在家庭中也处于从属地位。[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19]社会地位的不平等便造成了女性在婚姻生活中的不平等,女性必须服从和服务于丈夫,也正因为如此,诗经时代的大多数女子婚后生活是不幸的。

  《卫风·氓》是《诗经》中弃妇诗的代表作之一,诗中的女子因丈夫“氓”“信暂旦旦”的誓言而不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草率地嫁给了他。她享受着这誓言给她带来的信心,她深爱着她的丈夫,“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她沉醉在“氓”的爱河中无法自拔。可谁也不曾想到,当她容颜衰老之时,丈夫却忘恩负义,“至于暴矣”,对她拳脚相加,尽管她曾经“靡窒劳矣”、“夙兴夜寐”,不辞辛苦的操持着家务,“女也不爽”,家里劳作也没有什么落下和差错,可最后依然沦为了弃妇。诗歌中“氓”把女子当作自己私有财产,任意挥霍,最后随心所欲地把她抛弃。而当她回到娘家渴望向亲人寻求帮助时,亲人却对她趋之避之,依然得不到他们的理解和同情,反而被他们冷嘲热讽。这首诗反映了当时社会中妇女被弃的不幸遭遇和男女不平等的残酷现实,更加说明了夫权制度的社会的权威性和没有遵循婚姻礼法制度最终带来的惨痛悲剧。

  而在另一首著名的弃妇诗《邶风·谷风》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丈夫已经厌恶他的妻子时,他把妻子当做毒虫般对待,又打又骂,并且薄情的丈夫还在精神上压迫他的糟糠之妻,精神上的折磨也远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加刻骨铭心。再如《邶风·柏舟》这首诗,诗的开头仅以漂泊无依的柏舟起兴,表明女子当时处于无依无靠的情境之中,这也是她飘忽不定的心绪的真实写照,而这也恰巧是她对当时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的控诉。“觐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50]从这些诗句可以看出她遭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还受到了手足之亲和“群小”的怒骂和侮辱。她只能在内心发出悲愤的呐喊:“日居月诸,胡迭而微”,用日月的明暗交迭比喻当时社会现实的黑暗。这说明了当时她所处的黑暗环境,正是那些受尽欺凌、遭遇压迫的女性所处的环境的典型反映。

  (二)表现了女性自我意识的初步觉醒

  《诗经》中弃妇诗里面提及的女性自我意识的初步觉醒,首先表现在女子对待自己的爱情婚姻问题上,她们渴望为自己的爱情婚姻做主,也对自己的幸福婚姻生活有了美好的憧憬。但是在当时的社会制度下,女性由于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迫使女性成为男人的附属物品。如《齐风·南山》中说“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孟子·滕文公下》中说:“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贼之”。因此,正如恩格斯所说的那样,当时“婚姻的缔结都是由父母包办,当事人则安心顺从”[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0]。虽然当时是男尊女卑的社会,但是当时也出现了很多敢于打破牢笼、为自己的人生做主的女性,如《卫风·氓》中的女子。从诗歌中“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136]等诗句可以看出,女子对男子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的,当他在“子无良媒”的情况下来求婚时,她并没有即刻答应,可看到男子一生气,便马上对其承诺“秋以为期”。在她心里面,男子独一无二的地位是别人无法代替的,婚姻礼法制度在真爱面前也褪去了原本的颜色。于是纯真的她在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没有举行婚姻之礼的情况下把自己嫁给了他。虽然这段礼法程序不完整的婚姻最终带给她的是一生的悲剧,但至少她不会为自己的初心而感到后悔,因为她是自由追求恋爱,按照自己的初心嫁给心爱之人。当然,我们也知道,周代把私下私自结婚称之为“淫奔”,而“淫奔”中的女子则称为“奔女”,所以,当时的社会舆论对“奔女”行为的谴责是极其严厉的。但她的这一所作所为,事实上表明了当时女性的自我意识已经有了初步觉醒,她们已经有了婚恋自主意识。

  其次,《诗经》中弃妇诗所描写的很多女性在被丈夫抛弃后并不甘心,并且她们也不愿就此忍气吞声,任由别人摆布。在诗歌中,有一部分女子对自己的生活处境不愿逆来顺受,更不想对伤害过她的丈夫忍气吞声,她们对此做出了勇敢的反抗。虽然她们的反抗微不足道,但也给了人们一个警醒。在《小雅·我行其野》诗中的女子痛斥丈夫“不思旧姻,求尔新特。成不以富,亦祗以异”,大胆地揭露了丈夫喜新厌旧的卑劣无耻的行为。[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1]而《卫风·氓》诗中的女子在被无情无义的丈夫遗弃后,她痛定思痛,选择为自己做辩解,她说“女也不爽”,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她强烈指责自己忘恩负义的丈夫“二三其德”,最终“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坚决地与他一刀两断。最后,她还以自身的遭遇向后人发出告诫:“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134]这已不仅仅是她对自己薄情的丈夫的谴责,也是对当时社会男性的批判,更是对夫权制社会的抗议。虽然这种反抗力量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脆弱女性,但是,如今看来,它的社会震撼力却很强大。在《邶风·柏舟》诗中的弃妇不仅表明自己对婚姻爱情的忠贞不渝,而且她还对迫害她的人进行了顽强抵抗,这是她对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的有力批判,其中表现出女子顽强的精神。

  (三)反映并赞扬了弃妇们身上所体现的传统美德

  《诗经》中的弃妇是值得我们赞美的一类女性,她们的遭遇并不是自己的过错,而是社会现实所造成的,尽管自己身处困境,自身难保,但是她们却在艰难的环境中展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伴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美好的品质也得到了有力传承,成为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乃至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1、弃妇们的勤俭持家和善良温婉

  在《卫风·氓》诗中的弃妇诉说道:“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135]读完这几句诗,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起早贪黑,为了家庭生计而任劳任怨的女子。自从嫁到丈夫“氓”家,她把毕生的精力都倾注在经营家庭上,为改变贫困的家庭生活而不辞辛苦的劳作,可是无论她怎样努力地维持着家中的一切,最终还是被抛弃了,而最令她心寒的是自己的兄弟们不理解她,反而还嘲笑她。面对这些惨痛的经历,她还极力劝诫别的女子:“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2]在顽强不屈之下又充分表现出了她的那一份善良。

  在《邶风·谷风》中的弃妇也同样诉说道:“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1]这几句诗说明她在家庭生活中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她都能想尽办法去解决,照顾好这个家庭。女子在诗中也说到,她刚刚嫁到她丈夫家时,他们家庭生活穷困潦倒,可是通过夫妻俩的共同努力,生活条件逐渐改善,并且还积攒了很多财富。当她被丈夫抛弃后,依然旧情难忘,而对那负心的丈夫,她依然心存希望,企盼丈夫能够回心转意,表现得十分温柔善良。

  一个完整的家庭少不了妇女的辛勤付出,因为女子的不懈努力,家庭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氓”的家庭是“言既遂矣”,《邶风·谷风》中的家庭是“既生既育”,这也足以看出在弃妇们具有中国妇女勤劳能干、温柔善良的传统美德。[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1]

  2、忠实于爱情

  《诗经》中的女性都对爱情婚姻很痴情和忠诚。如《卫风·氓》中的女子,在刚开始和“氓”谈恋爱时,她每天“乘彼垝垣”,为的只是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当她看不见的时候,便“泣涕涟涟”;而当看见时,又“载笑载言”,从中可以看出女子对“氓”的那份炽热的爱情。当他们结婚后,她满怀希望能够与她的丈夫白首不相离,并牢记着丈夫曾经的誓言。因为有了这份爱的承诺,她“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起早贪黑,辛勤劳作,把家庭维持的越来越好。而在《小雅·白华》中,当丈夫背弃她之后,她内心虽然非常痛苦和悲伤,但还是日夜在思念丈夫,“念彼硕人”,[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1]多希望他能够回到自己身边,对他的爱也无法割舍。一个人,只要有信仰,即便是生活把她折磨得遍体鳞伤,她也绝不会放弃所拥有的一切。当《邶风·谷风》中的女子遇到“育恐育鞠”的生活困境时,她便与丈夫“及尔颠覆”,共同筑石堰和捕鱼,同甘共苦,无怨无悔的经营着自己的家庭,因为她有爱的信仰,无论生活怎样艰辛,只要他们夫妻齐心协力,一切困难都可以战胜。正是因为有了对爱情和婚姻的美好期待,所以当丈夫变心的时候,她为了挽回丈夫的爱、维系家庭而依旧温言劝说:“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1]

  《诗经》中的弃妇们都对自己的丈夫有着深切而浓烈的爱,这是时光无法冲淡的。为了能够和丈夫共度一生,为了整个家庭的温馨和和谐,她们付出了巨大努力,并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也奉献给了她们的丈夫,呕心沥血的经营着他们的家庭。她们即使是饱受欺辱和苦难,也是痴心不改,始终都忠于她们自己的丈夫,有很强的责任担当。

  3、邻里和睦

  作为炎黄子孙的后代,我们一直把乐于助人、和睦相处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并竭力把这种传统美德发扬光大。在《邶风·谷风》这首诗中,女子说自己是:“凡民有丧,匍匐救之”,[陈健、李清文.《诗经》中弃妇形象的价值[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22]左邻右舍的人如果有困难,她便竭尽所能的去帮助她们,丝毫不敢耽误。阅读这首诗歌,我们可以知晓这位女子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妇女,古代的女性已经有了很高的思想觉悟,她们懂得要把这些传统美德践行在生活中,并将其传播开来。

  (四)对负心男子的道德批判

  当今社会实行的一夫一妻制度得益于以前社会的婚姻制度不断发展最终而成,现在人们追求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对爱情婚姻也有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愿望。在《诗经》中有描绘弃妇们的遭遇,对当时社会女性悲惨命运的同情,对男子喜新厌旧,生活变得美好了就把自己一起同甘共苦的结发妻子抛弃的道德批判。《诗经》中的女子被弃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男子的喜新厌旧和背信弃义,女子无论多么努力地想维系好爱情婚姻的纽带,可是当她们年老色衰、风华不再之时,便被薄情寡义的丈夫嫌弃,直至抛弃。如《卫风·氓》中的女子用“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和“桑之落矣,其黄而陨”[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2017:134]来比喻自己容颜的变化就像桑叶从青翠到枯黄一样,同时也暗含自己沦为弃妇是因为自己容颜已经老去,而遭到丈夫的嫌弃。又如《召南·江有汜》和《邶风·谷风》中的女子成为弃妇同样也是因为自己成为残花败柳之后,丈夫喜新厌旧,另结新欢。因此,《诗经》中的弃妇诗也借助弃妇形象的刻画批判了那些喜新厌旧、忘恩负义的薄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