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29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方法介绍-抗日救华夏,华侨建殊荣——以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
时间:2021-04-23 11:04:07

  抗日战争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斗争中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它的胜利,雪洗了中国近代近百年所遭受的耻辱,它的胜利,是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领导下海内外炎黄子孙团结一致、共同奋战而取得的。在抗日战争中,广西籍华侨与其他省籍的海外侨胞一样,不辞辛苦,共赴国难,为祖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卓越贡献。本文主要探究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正文部分分为四个方面,第一部分是广西华侨出国原因及分布概况;第二部分是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政治贡献;第三部分是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经济贡献;第四部分是广西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其他贡献。最后部分是结语。

  自古以来,不同地区的人们在生产、生活的活动中彼此往来,相互交融,进而出现人口迁徙流动的现象。同样的,不同国家之间因外交往来、经济活动、战争等各种原因,久而久之也会发生一国中部分人口向邻国或其他国家移居的现象。根据相关资料记载,中国人民移居国外最早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商、周时期。而广西人出国的历史,根据相关史书资料记载,可以追溯至汉朝,在当时广西的合浦港已经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海上“丝绸之路”[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广西通志·侨务志》[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第1页。],沿海地区的一些居民就经海上随经商船只到达东南亚各地,久而久之就陆续开始有一些广西人移居下来。到了唐宋时期,随着航海技术和造船业的发展,到东南亚等地经商定居的人也就逐渐增多,此外,也有一部分广西人因战争被掳掠到国外而留居当地。元朝时由于国家政权更迭频繁,人民生活不稳定,受其影响,出现了移居国外避难的现象,更有征战未归的战士直接留居国外。到了明朝,受郑和下西洋影响,到东南亚的航线进一步开拓,到东南亚经商或从事手工业的人也随之增多。但是广西人真正大规模移居海外是在明清晚期,尤其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战败,签订丧权辱国条约,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此大背景下,当时广西地方的形势也十分严峻,因政治腐败、经济落后而导致破产的农民和失业的手工业者不断增多。同时,清朝政府在西方列强势力的压迫下,允许英、法等国在中国招募华工,广西人中就有作为华工被“卖猪仔”出国的。此后,广西北海、梧州相继被外国人以各种条约借口开辟为通商口岸,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每年从通商口岸出国的华工多则4000人,少则也有数百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广西通志·侨务志》[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第11页。]。梧州还在光绪三十年(1904年)被英国设立为“契约华工”的接收站,在那之后,广西东南部的岑溪、容县、北流、苍梧、博白等内地的华工就基本上从梧州港口坐船转运出国。据资料统计,仅1900年至1911年,在北海口岸被卖往南洋的广西契约华工就超过2万人[赵和曼:《广西籍华侨华人知多少》,载《八桂侨刊》,1989年第1期。]。由于地理位置邻近,当时广西华工大多被卖到东南亚地区,但也有一部分广西人被卖往美洲和非洲。

  鸦片战争打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此后西方殖民者的对中国发动的一系列战争,对当时闭关自守的中国,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随着封建小农经济制度日益瓦解,农民难以维持基本的生计,被迫背井离乡,到他国寻找谋生之路。政权更迭统治腐朽,农民起义频繁,社会动荡不安,同时在当时中国沿海地区,还会受到外国殖民者的侵扰。地处祖国西南边隅的广西,沿海居民的生活也曾多受外国殖民者侵扰。加上当时太平天国运动和其他农民起义破产和失败之后,农民更备受压迫,难以忍受被战乱的骚扰的人民流亡迁徙到国外,不少广西人在此过程中出国谋生并定居下来就成了华侨。从根本上来说,广西人的出国原因,与全国、与其他省份有着共同的一面,即封建社会里的经济剥削与政治压迫。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开始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可以说中国人大量出国是帝国主义直接侵略和掠夺的产物,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压迫的结果[赵和曼著,《广西籍华侨华人研究》,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6.08,第46页。]。

  广西人出国的原因,除受国内政治动乱、外国侵略者的影响等因素外,还有广西自身的原因。广西地处祖国西南,在历史上一般被视为蛮荒之地,素来荒凉贫穷,人民生活相对于其他地方稍落后困苦,一经动乱或外国殖民者的侵略,极易发生人口迁徙移居外地或外国的现象。广西的一些地方志著作中就记录了广西人向海外移民的境况:“容县地狭民稠无以谋衣食,本其耐苦质厚力量,相率出南洋群岛工作,前后约数万人。”[蒋琬:《广西侨乡研究的回顾与思考》.载《八桂侨刊》,2009年6月第2期。]

  此外,与其他省相比较,广西人出国还有着一些比较特殊的原因,它们都跟与广西毗邻的国家越南有关,如与越南发生战争中被掳掠贩卖、征战未归、民族迁移等。在古代中越关系史上,曾发生过七次规模较大的战争,而广西由于地处与越南交界地理位置,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为了两国交战的主要战场。同时历史上越南封建王朝侵犯广西边境,掳掠居民。在战争中被掳掠的广西人大多都被贩卖到越南各地当苦力,为奴为仆。根据相关史料记载,在与越南战争中,一些广西官兵因征战未归留在越南从而成为华侨。而在不同国家的战争中,民族之间的碰撞、融合,从而出现民族迁移的现象也是正常的。

  总的来说,关于广西人出国的原因,根据相关地方史志总结记载,主要有:经商留居、反抗剥削压迫失败出国、迁徙出国、被拐骗掳掠出国、征战未归留居、政权更迭出国、躲避征兵出国、当契约华工出国、留学定居国外、由亲友携引出国和出国团聚、继承产业等[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广西通志·侨务志》[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第13页。]。然而,不管是以何种原因出国,广西籍华侨与旅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国广大华侨一样,始终对祖国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热爱之情,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发展境况,在祖国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时,他们会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

  据统计,广西旅居国外的华侨众多,仅次于广东、福建两省。而在抗日战争时期,全世界约有800万华侨华人,作为中国第三大侨乡的广西有数十万名侨胞,其中85%以上分布在东南亚地区,约有10%分布在欧美地区[何成学、朱新玲:《抗战中的广西华侨华人及其作用与贡献》[J].当代广西.2015,(18):20-21.]。最新统计数据也表明,广西籍华侨、华人主要分布在亚洲,其次美洲和欧洲,其他洲较少。由于历史、地理位置等原因,具体来说,主要分布在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墨西哥、缅甸、柬埔寨、巴西、伊拉克、毛里求斯、联邦德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以东南亚较为集中[广西年鉴编辑部编辑:《广西年鉴》,1988,广西年鉴编辑部,,1988.10,第133页。]。抗日战争时期,旅居世界各地的广西籍华侨,不顾路途艰险,不远万里,奔赴祖国,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为抗日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政治贡献

  1931年日本以“九一八事件”为借口发动侵华战争,此后在中国进行了长达十四年的武装侵略,犯下了一系列滔天罪行,古老的中华民族甚至因此面临亡国灭种的空前危机。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进行残酷侵略,中国的各族人民、社会各阶层、团体、党派以及海内外广大侨胞为了祖国的独立和解放,浴血奋战,前仆后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旅居在世界各地的广西华侨华人自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纷纷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他们的抗日救国热情更进一步高涨,众多广西籍华侨大力支持并积极参加各种抗日救国的活动。

  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政治贡献最显著的是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壮大。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军在中国残忍杀害我国同胞的残暴行径以及各种恶劣的罪行激起了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强烈反抗,其中更是有不少东南亚广西籍华侨不畏艰难险阻,长途跋涉回到祖国和家乡,支援祖国抗战事业。据侨务部门统计,仅广西玉林籍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地的侨胞就有200多人回国参战[容县县志办公室、文物管理所合编:《容县史话》,第2期[M].容县文物管理所,1984年,第21页。]。他们为祖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出色的贡献。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的号召下,众多的广西籍华侨青年回国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抗日游击队,支援祖国抗战。其中还有一部分人甚至直接奔赴抗日圣地——延安,在抗日根据地后方为抗战事业服务。1937年日本发动前面侵华战争后,广西博白籍华侨李隆从印度尼西亚回到祖国,并于同年的11月就在江西加入了新四军,投身到抗日战争的队伍中去。在1938年,广西博白籍华侨李毓筹、广西北流籍华侨周琼邦等在抗战事业的关键阶段,分别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回国,直接奔赴抗日圣地延安,在抗日民族根据地开展抗战工作。此外,还有一些广西籍华侨参加并跟随“回国华侨服务团”,北上参加新四军,投身于抗日救国队伍。另外,广西籍华侨还积极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武装。抗战时期,有一批广西籍华侨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人民武装——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他们主要在北部湾地区一带活动,并且在中越边界地区与日本侵略军顽强作战,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此外,还有一大批广西籍华侨积极参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活跃于广西靖西、镇边两县中越边境一带的抗日武装——中越边抗日游击大队,他们与中越人民一起英勇抗击日本侵略军,为保卫祖国的边疆立下了不朽功勋。抗日战争期间,广西籍华侨中的中共党员还纷纷集聚在桂林,组建了一系列华侨抗日组织,如中共华侨直属支部、中共华侨独立党小组以及桂林华侨协会,为当时广西华侨抗日救亡运动提供了充分的组织保证,也极大地动员和鼓励了其他省籍华侨和家乡青年的参与,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发展和壮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阵营和力量,大大推动了中国抗日战争早日取得胜利。

  此外,由于地理位置邻近祖国,抗日战争时期,侨居越南的广西籍华侨中有上千人毅然回国,参加国民政府在百色等各地举办的军队训练,在祖国陆军、空军以及国外远征军中,都可以看到他们英勇抗击日本侵略军的身影。当时还有许多广西籍华侨华人加入了国民党陆军高级将领余汉谋领导的第十二集团军一八八师,他们转战于粵北、桂西一带,在十万大山开展抗日游击,利用山地、丛林优势与日本侵略军周旋,大大拖延了敌军的力量。同时,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空军的驱逐机飞行员中华侨就大约占据了四分之三,其中印度尼西亚广西籍华侨吕天龙是参与抗战的华侨空军飞行员的杰出代表之一。他回国后参加国民政府空军,并率部参加了武汉、禹城、襄城、台儿庄等多次空战,因在抗战中英勇抗击日本空军部队,并击落击伤日本敌机多架,大大削弱了日军侵略的嚣张气焰,由于在抗日战争中作出了重大贡献,他被中华民国政府航空委员会授予了“抗日英雄”的称号[何成学、朱新玲:《抗战中的广西华侨华人及其作用与贡献》[J].当代广西.2015,(18):20-21.]。

  抗日战争时期,广西籍华侨除回国积极参加国共两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以外,众多广西籍华侨还在南亚各国积极参加甚至自发组建抗日武装团体,积极投身于保卫第二故乡的斗争,与各侨居国广大人民一起抗击日本侵略军。同时,还有一大批广西籍华侨加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到前线支援英缅军共同抗击日本侵略军。在国内外一系列抗日救国武装团体的带领下,包括广西籍华侨在内的广大华侨同胞们同仇敌忾,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他们高涨的抗战热情,不仅激励和鼓舞了国内广大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勇气和信心,也使得旅居世界各地的中华民族儿女团结统一起来,抗日救国,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和壮大,为抗日战争早日取得胜利提供了坚强的力量支撑,从而推动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四、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经济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交战的双方,中国与日本的各方面实力相比可以说都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因为在当时,相对于日本等世界其他国家而言,中国的经济基础还是比较落后的,综合国力还比较薄弱,各方面的物质资源都比较短缺。在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如果仅仅依靠中国自身的物资力量,是难以支撑如此长时间的对日抗战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由于日本等帝国主义国家在各方面的封锁,使得中国陷入了财政、经济和物资方面的严重困境。然而在海外华侨中掀起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号召下,广西籍华侨纷纷响应,有钱出钱,甚至不惜倾尽家财为中国抗日战争捐款;有力出力,积极为支援祖国抗战募集款项。他们将所获的大量的财物地寄回祖国,从经济上支援国内抗战。

  广西籍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经济贡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率先发起抵制洋货运动。九一八事变之后,面对日本帝国主义者蛮横无理的挑衅和残害中国同胞的罪恶行径,旅居世界各地的广西籍华侨华人义愤填膺,掀起了抗日救国热潮。在东南亚各国的广西籍华侨,积极动员和组织其他华侨抵制日货,并且还成立了相应的抵制日货运动的领导机构。在马来西亚,他们广泛组织开展了不买、不卖、不用日货等活动;在缅甸,他们纷纷参加抵制日货总会,举行抵制日货的示威游行。在印度尼西亚著名广西籍华侨首领李光前的号召下,各地华侨到处张贴“节食救国”和“踊跃输将”等标语[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编著:《广西抗战》,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12,第326页。]。在此号召下,印度尼西亚邦加岛的众多广西侨胞不惜节衣缩食,纷纷为祖国抗战出钱出力,捐款捐物;在当地中华学校的工作或上学的广西籍华侨还上街举行集会,宣传抵制日货,进行义买义卖活动,然后将收入的钱款寄回祖国,支援前线部队抗日。受其影响,印度尼西亚原来专卖日货的华侨商店主,主动在报纸上登报或在商店门口张贴抵制日货的声明,并将所存的日货统统拿出来烧毁。由于东南亚华侨对日货的强烈抵制,仅1938年1月至3月,东南亚各国的日货就减少了一半以上[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广西通志·侨务志》[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第73页。]。根据相关资料统计,从抗战开始至1939年底为止,日本对东南亚各国的物资出口大幅削减,商品输出甚至不及战前三分之一,日本的经济因此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其对外侵略战争也因此受到一定的影响。广西籍华侨在东南亚各国掀起的抵制日货的活动,从经济上有力地打击了日本的侵略力量,从而支援了祖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其次是开展抗日募捐,踊跃捐款物,支援祖国抗日战争。据相关侨史资料记载,广西籍华侨在侨居国长期从事的是作为廉价劳动力的苦力工作,他们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艰苦创业,所得钱财也只是足够勉强维持基本生计。然而在祖国进行抗日战争期间,广西籍华侨积极为抗日捐款,向各战区捐献了大批紧缺药品和战需物资。这无不体现了众多广西籍华侨对祖国的赤子之心。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当时国民党桂系首领李宗仁将军指挥的第五战区部队负责执行守备津浦铁路沿线及周围地区的任务,然而当时由于国家及广西地方财政状况困难,物资供给面临极度紧缺的局面,导致广西抗日部队装备缺乏,不少士兵执行任务时连基本的装备如服装、雨具也没有,再加上当地自然环境恶劣、气候湿热,作战条件更加困苦。国民政府基于这样的困境下,充分利用各方面力量大力呼吁发动社会各界人士提供经济支援,广西籍华侨热烈响应。当时居住在印度尼西亚邦加的广西籍著名华侨侨领李光前立即号召华侨团结一致,积极募捐,他还亲自出面劝捐,筹到大批军需物资和捐款后直接寄往该部队。此外,马来西亚彭亨文冬广西会馆的会员也纷纷发起捐款活动,“至1938年5月为止共上交叻银539元,捐款者共387人,其中多者50元,少者六角、五角、四角、三角、二角不等”[黄铮、覃肇忠:《容县发现的广西华侨抗日史料简介》,载《八桂侨刊》,1987年第2期。],这反映出不少捐款者是收入微薄的人,几元几角捐款更表达了他们爱国爱乡之情。这更是得到了当时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的高度赞扬和评价,他后来甚至在马来西亚桂侨联谊录中说到:“当日人心兴,纷起响应,尤以我马来西亚桂侨激以国难及乡情,捐助非常踊跃,令人至今不忘。”[容县志编纂委员会编:《容县志》,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l87页。]

  抗战时初期,为了发动一切积极力量为祖国抗日战争捐款,广西籍侨领李光前领导成立了“华侨赈济祖国难民委员会”,并在他的领导组织下,委员会坚持连续11年将募捐筹集到的所有财物都输送回祖国,支援抗日民族战争前线,支持祖国抗战事业。同时,在当时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号召下,其他国的广西籍华侨和其他省籍的华侨华人一起争先恐后为国内抗日军官兵捐款捐物。其中新加坡广西籍侨胞节衣缩食,捐款60000新元;越南广西籍华侨由于自身财力有限,甚至上街去义卖、卖花捐款,并将所得款项捐献并通过越南华侨总会汇回祖国。此外,广西籍侨胞还采用常月捐、节约捐、特别义捐等方式为祖国抗日捐款,有的广西籍侨胞甚至在每月发工资时,还抽出月工资的5%-10%捐献,有的甚至还自己把多年的积蓄全部捐献出来[赵和曼:《广西籍华侨华人研究》,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6,第116页。]。当时还有许多广西籍华侨把自己积蓄的财物悉数捐出给侨居所在地的广西会馆筹账祖国难民分会等筹款团体,以支援祖国抗战。现在甚至还有一些广西的归侨,他们仍保存有当年为祖国抗日战争捐款而收到的被表扬的奖状和作为凭证的收据。尽管大部分广西籍华侨自身的经济状况并不算特别优越,但是在抗日战争中可以倾尽家产支援家乡抗战,其对祖国的拳拳赤子之心显而可见。

  三是投资家乡经济建设,为抗日战争提供坚强的后备支撑。抗日战争时期,矿业成为国民政府的战时经济工作重点,但其发展却遇到重重困难。为此,国民党政府颁布了《优待华侨投资办法》等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这大大鼓励和吸引了广大华侨回国投资。广西籍华侨对此更是积极响应,他们纷纷回到家乡或祖国其他地方,有的投资开办工厂,投资开矿兴路。一些广西籍华侨回到家乡或祖国其他地方后还直接参加矿业生产,凭借自己掌握的技术和力量,支持和发展中国矿业,为抗战时期的后方建设作出了贡献,直接支持了中国和世界的反法西斯斗争。例如抗战初期战略物资的供应紧缺,马来西亚广西籍华侨同胞为此纷纷回国投资百万以上协助政府兴办家乡矿产事业。侨居马来西亚的广西容县籍华侨梁明湖、陈广等人,他们在1932年回到当时广西的贺县(即现在广西贺州市八步区),开采锡矿并创办了“明德锡矿公司”。为了发动马来西亚的其他广西籍华侨集资发展家乡经济事业,陈广甚至还把自己的一百多亩胶园卖了,并将所得资金全部入股。另外,侨居马来西亚的广西苍梧籍华侨陈国材、广西容县籍华侨陈俊群、陈有泉、张秀波等在抗战时期回到家乡后,他们合作开办了“桂光煤油公司”,这在当时解决了部分人因战争影响而失业的问题,也对当时的煤油市场的稳定运行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抗日战争后期,广西容县籍华侨陈国材回家乡投资创办家庭工业社生产火柴,因物美价廉广销省内外,不仅方便了后方的生产与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前线的抗日。此外,广大广西籍华侨还以侨汇的形式,间接投资家乡经济建设。抗日战争时期,广西籍侨胞汇款回乡的数量日益增加,据相关资料记载,在1939年里,广西容县、北流等主要侨乡收到海外华侨的汇款就达到了法币1000万以上。广西当局当时还专门为此制订《如何吸收和利用容县一带华侨汇教草案》[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广西抗战》,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12,第328页。],来管理侨汇工作的正常运行,并鼓励更多的华侨投资家乡事业。

  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切断封锁我国海上通道,从而造成中国在抗击日军战争中战略物资十分匮乏,处于十分不利的形势。然而广西籍华侨不辞辛苦,集资出资发展家乡经济事业,不仅推动了物资的流通和经济的发展,方便了家乡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更为家乡抗战事业提供了充足的战略物资,从而有力地支援了祖国抗日战争。

  五、广西华侨在抗日战争中的其他贡献

  在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旗帜的号召下,旅居海外的广西籍华侨除在政治、经济上援助祖国抗击日本侵略军,还以其他各种形式支援祖国抗战。

  首先是创办报刊,通过思想舆论宣传,以发表抗日救国言论的形式支持祖国抗战事业。在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海外华侨华人社会也引起了较大的轰动,各种华侨报刊纷纷转向关注中国抗日战争,并逐渐开始大规模地宣传抗日,华侨报刊业也因此得到迅猛发展。当时广西籍华侨莫国史先生先后在美国、苏联莫斯科和法国巴黎创办了《先锋报》、《救国报》[历史上有多个《救国报》,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北京大学学生编辑出版了《求国报》;1939年冬,中共冀东地下党决定筹备出版《求国报》,于1940年元旦创刊;广西籍华侨莫国史编辑的《救国报》则是驻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于1935年12月在莫斯科创刊的中文抗日报纸,由于当时国民党对寄往苏联的信件查得很紧,所以对外称在法国巴黎出版,又由于国民党当局的阻挠,不久《救国报》改名为《救国时报》,才得以在巴黎出版发行。]和《救国时报》;印度尼西亚的广西籍华侨华人还参与《正义报》和《前进报》的创建和发行工作;此外,一大批广西籍华侨华人如李光前、韦同芳、王从坚、陈德保、李佑宸等还积极参与了华侨报刊中在当时极具影响力的巴黎的《救国时报》、纽约的《华侨日报》、新加坡的《星洲日报》以及美国华侨办的《中国杂志》等报刊,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报刊密切关注和报道祖国的抗日动态,揭露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种种残暴行径和虚假宣传,有的华侨报刊还专门设置了“祖国消息”和“华侨救亡运动”等栏目,专门报道抗日战争。除了积极参与创建各种抗日救国报刊外,还有一批广西籍华侨还积极发表各种抗日救国言论,宣传和支持抗战,并大力鼓舞更多的人参与到祖国抗战事业。侨居印度尼西亚的广西籍华侨爱国侨领李光前多次发表抗日救国言论,并带领其他华侨和当地的原住民团结一致组织抗日救国会,并通过报刊、演剧、演讲等形式,揭露日本侵略军的罪行,宣传抗日,动员当地青年参加抗日义勇军,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广西籍华侨梁砺金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号召华侨同胞声援祖国团结抗战;越南广西籍华侨关仁甫向国民党政权最高当局力陈救国主张与建议。同时,抗日战争时期,广西桂林成为抗战大后方的文化中心,众多广西籍华侨中的新闻人士纷纷聚集到桂林,与其他爱国人士一起,以桂林的《救亡日报》为思想舆论阵地,极力地宣扬“抗战、团结、进步”等思想,对当时西南大后方开展抗日救国活动,起到了鼓舞、激励和推动的作用。

  舆论有时候常常会成为行动的指引,众多广西籍华侨积极参与创办报刊、发表宣传抗日救国言论,激励了包括广西籍华侨在内的全世界广大华侨加入到抗日战争的行列中去,为抗日战争早日取得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其次是有一大批广西籍华侨回国投身科教事业,为中国抗日战争培养大批人才。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中国的教育、科技事业都受到很大的影响。然而当时广西柳州沙塘却成为抗战时中国的“农都”和“战时后方唯一的农业实验中心”当时沙塘设立了广西大学农学院、广西农事试验场等农业科技单位,不少广西籍华侨中的相关技术人士响应号召,纷纷回国受聘任教,成为其骨干人员,推动了家乡农业科技的发展,还为广西培养了大批农业和科技人才。抗战时期柳州机械厂成为广西最重要的军工企业之一,当时一大批具备相关知识和技术的东南亚广西籍华侨纷纷回乡加入其中,担任顾问并提供技术指导,在抗战时期资金、技术等各方面艰苦条件下设计并制造出广西第一架驱逐战斗机,这为新型战斗机的制造并应用于抗日战争提供了借鉴。此外,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祖国人民经常受到日本空军侵略军的轰炸和骚扰,生命和财产受到严重的威胁。对此,旅居美国的一些爱国华侨开始意识到,中国航空事业落后,要抵抗日本侵略军,需要大力发展空军,而发展空军就要培养飞行员。为此,他们通过美国中华会馆和华商总会向广大华侨或社会人士募捐筹集资金,创办了一所华侨航空学校,专门训练华侨子弟学习航空飞行技术,考核合格后就送回祖国参加抗战。广大华侨学习热情高涨,纷纷进入学校接受航空技术训练。受其影响,国内各地都逐渐出现了一些航空学校,印度尼西亚广西籍抗日爱国华侨、空军英雄吕天龙就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回国,在广西航空学校飞行班接受学习训练,之后还专门出国深造,回国后先后担任了广西空军驱逐机主任教官、飞行队长,为祖国抗日战争培养了一大批空军飞行员。

  此外,广西籍华侨还回国参加战时服务,支持祖国抗战。抗日战争爆发后,有不少广西籍华侨回国参加战时服务工作。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沿海上午海上交通中断,滇缅公路成为中国与外界联系的最重要通道。当时有2万多吨抗日物资急需从滇缅公路运回国内各个抗日战场,然而这条公路地形复杂、曲折崎岖,而且经常容易受到日本空军的轰炸。当时国内缺乏汽车司机和修理工,迫切需要具备相应的修理维护路面技术的筑路工人配合运输司机抢运战略物资。1939年2月,在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的号召和发动下,许多广西籍华侨积极响应,不惧艰险,回国参加滇缅公路的运输工作,担任司机和修理工活跃于西南运输线上,冒着生命危险为前线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抗战物资,为抗日战争提供提供充足的物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