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29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方法介绍-国内外社区文化现状研究
时间:2021-04-29 14:20:16

  社区文化的概念分为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从广义来讲,社区文化是社区居民在生活和生产的全部成果的总和。它包括物质层面上的和精神层面;从狭义角度来看,社区文化主要是指精神层面上的,包括价值观、生活方式等,是精神层面社区文化成果的总和。

  广义上的“社区文化”主要分为两个层面: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

  第一个层面是物质文化,主要表现为社区所包含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有机结合产生的物质形态,这是社区成员共同创造出来的,社区成员共同维护。它也包括精神层面文化的物质化和对象化。社区的外貌和基础设施等方面是社区文化的外在表现。

  第二个层面是精神文化,社区精神文化是社区文化的集中反映,它展现了社区独有的意识形态,包括社区成员的思想意识和思维方式等。例如:民俗文化、婚恋文化等。社区的精神文化是社区文化的具体体现。

  而狭义上的社区文化的所指范围要比广义上的狭小的多,在本文中,本文主要研究的是广义上的社区文化治理体制。

  (二)多元治理

  “多元治理理论”强调多元化的治理体系。包括主体的多元化、遵循对等性原则来保障民主协商以及治理主体彼此间的协调和独立等因素。主体的“多元化”涉及政府、社会组织、盈利组织和居民。当然这是传统意义上的主体多元化,而由于我们研究目标的特殊性,我们的主体多元化又包含民族多元化这一特点。“对等性”是指社区各主体遵循权利和义务的对等原则进行社区治理,并在相关行政部门的指导下保证民主协商的实现。治理结构的独立和协调是指,多元化的治理主体不存在相互摊派责任的问题,彼此应相互理解,强化协作,实现社区自治的高效性。“对等性”这一原则,在边疆民族地区,由于主体之间的文化差异和民族群体数量差异,在遵循效果上有些不足,是本文重点研究的对象。

  二、研究的基础

  (一)国外研究现状

  阿尔弗雷德?舒茨认为,社区是由意义来构成的文化世界的社会实在,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为日常生活世界的现实形态。人类社会是以人类为主体来建构的文化世界,作为日常生活领域的社区也必然是文化共同体。

  1.社区文化是社区的实质性要素

  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人类社会的内在实质。在《独自打保龄:美国社区的衰落与复兴》中,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帕特南提出,从根本上说,社区的衰落是由于社区文化作为社区生活方式的衰落导致的社区社会资本等共同体要素流失所形成的后果。他认为,社区复兴的关键在于作为社区实质性要素的,包含社区社会资本在内的社区文化的发展繁荣。理查德?桑内特在《公共人的衰落》一书中,揭示出现代西方社会由于公共领域及其行动着的公共人的衰落所导致人们的紧张、焦虑与自我迷恋。他深刻地指出,19世纪的文化矛盾造成亲密性人格进入公共领域,产生出亲密性的社会意识形态,最终摧毁了公共领域,导致作为社会日常生活层面社区公共生活的衰落,因此,塑造社区公共文化是社区共同体的实质性要素。

  2.文化是治理的工具与对象

  霍尔认为,文化能够经由分类与差异化,形成身份认同,増进特定群体的凝聚力与归属感。这是因为文化权力经由确立符号的边界,将各种事物安置在持定的范畴之内,形成各种社会“区隔”,并赋予其意义与身份,形成区别于他者的具有共享意义的文化身份群体。这种文化身份群体经由共享的文化标示将其具有群体成员内聚起来,产生出一种集体归宿感与共同体的温馨感,从而形成强烈的内聚性的身份认同。

  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政府公共服务民营化和市场化以及对政府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理论再探索,都体现了“治理”二字所表达的内在意蕴。著名的“全球治理委员会”提出,治理是相冲突的利益主体在协商达成一致后进行联合行动的持续过程。治理不仅是强有力的制度规则,更是人们达成共识的规则。治理研究的萌芽,改变了现行社区组织治理模式和社区文化的发展。Brunn(2006)指出,有必要通过开展多元的社区文化活动如诗歌、演出或其他民族特色文化活动来增强社区凝聚力,促进跨文化群体之间的情感交流;并且他还倡导打破社区文化种族差异的界限。RosenthalJoshuaP(2006)则对社区文化治理与政治文明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他认为,有效的社区文化治理将有助于实现政治启蒙,并发挥重要作用。

  3.社区文化的调节作用

  对社区民族文化的研究,国外更多是集中在对民族地区因种族歧视和外来移民迁移带来问题的研究,甚少涉及狭义的“文化”自身。

  puzziandGross(2001)通过分析移民形成的社区结构以及文化现象之后提出,由于对文化和种族存在偏见,一些社区服务机构(包括社区组织)会忽略少数民族居民的需求,甚至可能给他们带来伤害。SueandSue(1999)认为,与原住居民相比,社区专职服务人员在提供社区服务方面不会对少数民族(这里特指白人社区)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JodyAgiusVallejo(2009)发现,为少数民族社区提供相关的研究技能和保持民族认同感,有利于相似人群的资源流动,从而进一步探索社团组织在民族社区中的作用。AsiaPacJManag(2010)认为,华人社区经济的快速发展与华人社区的管理、文化以及正式和非正式组织密切相关。文化不是华人企业成功发展的最直接原因,但它具有明显的调节作用。

  对国外社区民族文化理论成果的研究和分析,可以为我国民族社区文化生活中产生的融合和冲突等问题的应对和处理提供一部分经验参考。

  (二)国内研究现状

  我国对于社区文化治理的研究起步较晚,但对于社区文化建设的价值与地位方面有诸多探索。

  1.社区是人类社会生活方式的文化共同体

  在《江村经济》一书中,费孝通先生经过对我国长化流域农村生活展开实地调查,展开了对于我国乡村社区的生产、生活及其所形成的社会关系与人们行为模式的研究,认为社区是一定区域内由社会关系统一起来的人民生活共同体。在《乡村建设理论》一书中,梁漱溟先生深刻指出,传统文化所承载的礼法规范着杜区生活结构并规约着人们的行为方式,乡村社会成为由传统文化所建构的生活共同体。吴文藻认为文化是现代社区的核心要素,因此社区实质上是作为人们的社会生活方式的文化共同体。郑杭生认为,由于社区是微观的人类社会,是文化孕育与生长的现实±壤,因此,社区的实质内涵也是个文化共同体。吴理财认为,社区共同体要素赖以存在的基础与特征是社区文化网络,包括社会资本、身份认同、群体归属与公共精神等文化要素。

  2.社区文化治理成为社区建设新思维

  进入新时期,社区文化治理成为社区建设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新途径,文化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分系统,它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台湾学者王志宏在《文化治理与空间政治》一书中提出了“文化治理”学术术语,他运用这一分析范式,探索了地方性的社区建设发展道路与社会治理的路径。在《国家文化治理:发展文化产业的新维度》中,胡惠林提出,文化治理就是价值观和生存方式的有机统一。文化产业具有文化治理这一属性,它可以作为文化治理的一种方式和形态。吴理财主张超越"文化福利论",将文化治理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研究,从文化治理的维度建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社区是社会构成的基本单元,社区文化治理就成为国家文化治理的现实场域。从社区建设角度来看,社区文化治理的内在要义就是要培育社区共同体要素成长,推进社区共同体建设。社区文化建设的内涵开始转向社区文化治理,社区建设的行动策略是社区文化治理。加强社区文化建设,可以借提升社区成员自我管理和服务能为,培育社区发展自主性。谢志强认为,推进社区文化治理,能够増进社区认同,实现社区成员间互信合作。吴理财认为,推进社区文化治理,可以提高社区成员参与社区事务积极性,推进基层民主建设

  当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起点和归宿就是要满足公民日益增长精神文化需求以及保障公民的基本文化权利。目前社区文化建设研究内容几乎等同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社区延伸。鲍宗豪认为,在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为社区文化建设抓手的同时,要引进市场竞争机制发展社区文化产业,成为社区文化建设的选择路径与重要内容。以更充分的满足社区居民多样的文化需求为目标,积极促进社区文化繁荣发展。

  3.社区文化建设的“层次论”

  社区文化建设能加速城市的发展,但由于社区文化建设涉及到城市的整体建设和文化发展等内容,分析起来较为复杂,因而我国在这方面的相关理论和现状研究较少,而运用“层次论”来阐述的比较多。

  “层次论”体现了社区建设与文化发展之间的密切联系和逻辑关系,社区文化建设需要在不同的时期逐一完成,每个时期的工作重心不一样,但是他们的联系是很密切的。支持这一理论的学者认为,社区文化可以分为物质文化、行为文化、制度文化和观念文化四个层次。“社区物质文化”表现为物质形态,是其他文化建设的基础;改造社区的原有的自然环境,建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打造属于社区的物质财富等,这些都是社区物质文化建设的表现。“社区行为文化”建设是对物质文化建设更高层次的完善,是体现社区居民行为方式的文化建设;行为文化是最基本的表现形式,社区居民在社区现有的场所内组织文化活动,按照约定的规则开展持续性的学习、娱乐等文化活动;它是社区成员直接参与的各种具体文化活动的广泛概括。“社区制度文化”建设是社区行为文化建设的升华,是社区居民在文化活动过程中形成的规则性共识,社区成员进行文化活动的交流,最终形成社区文化建设的整体理念。“社区观念文化”建设是社区文化建设达到一定高度后的状态。社区文化观念被全体成员接受,整体形成了内在的精神文明形式的社区,社区观念文化建设的成果就开始出现。

  当然,关于边疆民族地区社区文化建设的研究,学术界还有着其他不同见解。有学者从社区教育与民族文化传承的关系出发,提出适合传承民族文化的社区教育的发展之路;也有学者指出,在社区文化建设过程中,应着力于提升社区居民参与意识、发挥社会组织促进作用,其中,民族文化政策的建立和健全是保障和基础,在社区文化的建设中的地位尤为重要。

  综合上述观点可见,对于“社区文化建设”研究的理论框架构建较多,而深入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文化治理模式的研究还有所欠缺,这是由于文化领域作为有别于政治、经济、社会领域的社会现象,有其独特的发展规律和特点。能否找到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区建设的文化“意蕴”和文化建设模式需要研究者具备深厚的文化发展理论积淀。需要强调的是,我们仍需不断加深加强对边疆民族地区这一特殊的地域范围内社区文化的研究和模式构建,这对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提升以及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价值。

  三、发展现状

  我国国土面积辽阔,各个区域之间的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水平之间的差异都十分明显。与内陆地区相比,边疆民族地区的地理区位,民族文化和经济发展以及各个方面都有着许多特点。广西壮族自治区在地理位置上处于我国南疆,居住着以汉族为主体,包括壮、瑶、苗、侗等十多个民族四千七百多万人。其中,以壮族为首的少数民族人口数量占广西总人口数量的30%以上。广西的民族成分较为复杂。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居住模式有所改变,多个民族常常“互嵌”于同一社区之内。

  在几个边疆民族地区之中,广西这个少数民族聚集区域又有与汉族文化交融程度较深的特点。相对而言,这里的民族矛盾和民族分裂问题较少出现。并且,特殊的地缘性特点和平稳发展的市场经济给广西带来了一些发展机遇。广西的文化教育在全国民族聚居地区中小有名气。这里以“三月三”为代表的充满民族特色的节日习俗和以“刘三姐山歌”为代表的特色壮乡民族文化的旅游之类的文化消费水平和其他民族社区相比,都是较高的。

  近年来,广西大力发展民族社区文化,在文化建设上取得较大成绩,把本民族的优质文化推向了国际的大舞台。同时,为城市的稳定和发展提供了强健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促进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经济,文化,人才等社会的各方面的进步。但社区治理在我国起步较晚,在多民族地区,更是因为文化的差异而使得广西在社区文化治理上发展缓慢,面临许多的挑战。边疆民族地区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地理概念,更重要意义的是代表一个历史文化概念,由于历史上国土大小的变迁,我国现在的边疆地区和民族地区往往是融为一体的,而边疆作为祖国的门户,不仅仅面临着多民族的社区文化问题,更直面着外国文化的影响。提高边疆民族地区社区文化治理水平,用文化自信筑成坚固的文化围墙,刻不容缓。

  (一)多元的治理主体

  传统意义上的社区治理主体可以概括为:政府、社会组织、市场和社区工作者。因为其所处地位高低、所握资源信息的差异以及利益需求的不同,以上社区治理主体的角色定位、发挥的作用和参与方法在社区治理建设中也不尽相同。

  在建设广西多民族地区幸福民族社区的过程中,为了避免传统的治理主体在治理中可能引发的政府失灵、市场失灵和志愿失灵等治理问题时,笔者认为,基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分布的多样性(详见表5-1),构建一种民族地区社区文化治理新模式成为必然,在广西这个多民族地区社区文化治理过程中,应发挥以汉族社区居民为主体、多民族社区居民共同发表文化需求,多民族共治,多元化协同治理的关系。

  表5-1广西主要的少数民族种类信息

  城市 汉族人口(万人) 汉族占总人口比例 少数民族人口(万人) 少数民族占总人口比例

  崇左 23.71 11.89% 175.72 88.11%

  百色 51.84 14.95% 294.84 85.05%

  河池 54.28 16.11% 282.64 83.89%

  来宾 48.68 23.18% 161.29 76.82%

  南宁 329.87 47.22% 368.74 52.78%

  柳州 183.86 48.92% 192.01 51.08%

  防城港 48.55 56% 38.14 44.00%

  贺州 163.09 83.46% 32.32 16.54%

  桂林 401.33 84.53% 73.47 15.47%

  贵港 351.08 85.24% 60.8 14.76%

  钦州 275.46 89.44% 32.51 10.56%

  梧州 281.76 97.76% 6.46 2.24%

  北海 150.94 98.06% 2.99 1.94%

  玉林 544.53 99.23% 4.2 0.77%

  总人口 3014.77 62.86% 1781.23 37.14%

  *数据来源:广西壮族自治区统计局;广西百科信息网,http://tjj.gxzf.gov.cn/;http://gxi.zwbk.org/index.shtml

  (二)丰富的文化内容

  1.物质文化层面

  随着社区人口的增长和各民族混居的的趋势加强,社区文化也逐步向多元化发展。为了响应党的十九大“推进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号召,诸如街道党工委、街道办事处和社区文化工作者等社区治理主体,都应该结合当地社区居民的文化需求以及社区文化发展的实际情况,积极开展各种社区文化治理工作,为社区居民提供基本物质文化,例如社区基础健身器材,休闲娱乐场所,老年人活动中心、阅览室、儿童游乐园等,另外还要结合地区民族特色提供一些特殊的物质文化,譬如山歌文化室之类,在丰富社区居民的休闲文化生活的同时,也为对少数民族文化进行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给社区居民了解其他民族文化一个契机,满足社区居民的的知识探索需求,促使社区不同民族间民族文化差异的相互了解和宽容。

  2.精神文化层面

  社区文化建设坚持以人为本的重要原则,积极开展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努力提高当地社区居民对于社区治理的参与热情,让居民在社区共建共享中获得幸福感和归属感,打造民族地区社区文化阵地的建设。社区的文化活动多以文艺表演活动为主,社区在元旦、元宵等传统节日和农历三月三、七月十五等少数民族日子会开展文艺表演联欢会、唱山歌、抛绣球、组织壮剧路演等活动,为社区居民的日常活动增添乐趣。但同时,社区文化表演活动流于形式,忽视了少数民族独有的文化特色,没能真正挖掘当地的民族文化建设潜能,不能明确文化精髓和传承的意义。文化表演活动是社区文化活动的主要形式。许多多民族社区会在特定的民族节日组织开展相关的文化表演活动。例如农历三月三唱山歌,或者是广西许多民族及为看重的七月十五的祭拜活动等。但同时,有些社区在组织文化活动的时候未能真正理解地方民族文化建设的潜力,虽然有些节日跟汉族相同,但是不同民族的节日纪念方式和看待这个节日的意义都不相同,而有些社区的文化活动浮于表面,没有厘清文化传承的本质。

  (三)复杂的文化需求

  广西壮族自治区作为一个边疆民族地区,社区文化在受到多民族互嵌的居住方式影响外,又有边境其他国家的影响。各民族文化各千差万别,各有特色,多民族结构使得这里文化具有多元化特征。例如南宁作为广西的省会,独特的地理位置优势,充分利用“海上丝绸之路”与东南亚多个国家进行经济,文化,政治上的交流历史,使其在文化发展上更为多元化和国际化。这也给南宁带来了快速的经济发展和城镇化节奏,形成了更多的民族社区,社区文化向着多元化和复杂化发展转变。

  然而民族文化既是本民族之间的联系纽带,也是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标志。各个民族之间都有一定的文化差异,民族文化差异和民族矛盾密切相关,这给提供文化资源供给造成了一定的难度。在多民族地区,社区居民文化需求复杂,而文化场所,设施等又比较不足,这给民族社区和谐发展以及形成良好的民族社区风气带来了不利影响。

  四、社区文化治理中的问题分析

  (一)社区自治程度低

  广西是一个多民族地区,该地区社区内民族成分复杂,在社区文化治理中,需要同时考虑多个民族之间的关系,减少因民族不同而产生的文化差异摩擦的矛盾,因此在该地区社区文化治理上,更应该也更急需提高社区自治水平。但是,由于广西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为偏低,社区自治机制发展和社区人才管理机制的不健全,社区居民在社区治理问题上有较强的惯性依赖,民众参与社区文化治理意识和对社区建设的评价能力低等原因,广西地区的多数社区自治程度较为偏低。

  1.行政“嵌入”过多

  广西壮族自治区作为多民族地区,政府领导班子成员的民族成分相对简单。广西有汉、壮、瑶、苗、侗、仫佬、回、京、彝、仡佬等十几个民族,而在广西各级各类政府中,领导班子成员的民族所属主要是汉族和壮族,民族成分相对简单的领导班子在指导社区文化治理上,对社区民族成分复杂的社区文化极有可能会缺乏了解和关注。同时,政府对于社区文化发展的指导较多,也会给社区文化自治造成过多的干涉,当然,还有社区文化自治机制的不健全,社区缺乏特色的文化产业和稳定长久的收入来源,社区本身缺乏文化治理智力和经济的支持,导致社区对于政府产生过多的依赖心理,致使社区民族文化建设不能得到更充分全面的发展。

  2.社区从业人员队伍弱小

  广西壮族自治区作为发展水平不高的边疆民族地区,广西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各省区中约排在第二十七位,并且由于广西缺乏区域经济发展定位,各个区没有制定一个切实可靠并且长期稳定的经济发展规划,没有进行区域经济发展模式的有效定位,经济发展活力不足并且经济发展政策多变,导致广西不但难以引进优秀的专业社区治理人才,还常常面临社区治理人才流失的遗憾。现有的社区从业人员队伍专业化程度偏低,社区从业人员缺少新鲜血液的进入,在年龄结构上也偏老龄化。社区居民在社区治理问题上依赖性强,并且对社区治理的参与意识以及评价能力都不足。社区从业人员队伍在数量和质量上面临双重缺乏,社区从业人员队伍建设有待提高。

  2018年年底,笔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d社区,恭城市g社区和桂林y社区分别进行了走访,随机调查d社区基层工作人员16人,持有社会工作者证的有4人;g社区基层工作人员18人,持有社会工作者证的有6人;y社区基层工作人员13人,持有社会工作者证的有5人。持有社会工作者证的社区工作者占比大概在20%-40%之间。由此可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中,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程度还有大幅度提升空间。据了解,社工证是社会工作行业的职称证书,而非从业证书。据调查发现,在广西区内,社区在招收工作人员时,比较关心应聘者是否符合学历要求,或者党员身份,去证明来应聘者是否有一定的学习能力和思想觉悟,极少关注应聘人员是否拥有社工证,也较少关注应聘人员的所学专业,这也就意味着,社区工作的准入门槛在专业要求上是偏低的,但社区工作者需要处理较多的社区日常事务,这对于他们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例如社会学和管理学等学科知识的具备要求。而广西区内现有在职的社会工作者因考证补贴偏低,年龄,文化程度等因素,对于提高自身的专业能力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3.社会组织力量弱小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居民需求的提升,社会组织在社区中的优势愈发凸显,社会组织不仅能够为社区居民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还能很好的缓和社区利益关系。但是就目前而言,社会组织在发展中面临许多问题,一是社会组织的质量跟不上数量,尤其是专业性强,“枢纽型”的社会组织面临着严重的缺乏,二是社会组织在类别上比例失衡,在儿童教育和老年人服务上较多,而在民族文化解释和矛盾调解上寥寥无几,这使多民族地区无法及时、全面的利用社会组织来治理社区。三是政府对社会组织的支持力度较弱,政府在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层面上缺乏长效公平的购买机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社会组织的发展和力量的发挥。

  4.民间志愿机构力量薄弱

  广西壮族自治区作为相比内陆较为落后的边疆民族地区,社区发展起步晚、发展慢,非政府的社区民间志愿机构在社区发展成熟的发达地区有足够的民间资本和民间人力支撑,民间志愿机构得以快速发展。社区治理得到更广泛的关注、更多元的参与、更集智的治理。而广西作为较为落后的地区,社区发展不完善,缺少对于民间志愿机构的吸引力以及组建民间志愿机构的资金与人力。

  (二)社区民族文化摩擦

  1.社区内民族内部交流弱化

  广西壮族自治区是中国有最多的少数民族人口居住的省份,广西常住人口的少数民族种类就多达十几种。人们的居住方式和观念都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逐渐发生转变,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格局已经面临重新洗牌,并且逐步趋向于现代多民族互嵌型居住格局,且该趋势愈演愈烈,社区民族成份在该类型社区中较为复杂,单个少数民族之间民族成员相对分散,同民族内部的交流障碍增多,不利于各少数民族自身的文化发展和传承。

  就国家目前的民族政策来说,也比较重点关注加强各民族族际之间的文化交流,而对于同个民族的成员之间文化交流障碍的相关问题出现较晚,故国家对此的相关政策关注也很少。

  2.社区民族文化趋同

  随着我国民族居住格局现代化的变迁和民族文化大融合的历史发展,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变得更方便和频繁。多个民族在同一制度之下,在同一社区之内共同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在文化交流中逐渐趋同,并且这种趋同成为一种看似必然的趋势。然而,文化是一个民族发展的灵魂,当一个民族文化发展逐步向另外一个民族文化发展看齐的时候,民族特色不复存在,各民族的文化发展,也将受到巨大挑战。这显然相背于我们要实现各民族共同进步,共同繁荣的伟大目标。

  各民族之间加强文化交流的目的是增进各民族文化的相互理解,减少民族矛盾,实现共同繁荣。融合的意思是交融与合作,而并非交融并且合而为一。

  首先是自我民族身份认同和外部环境认同的矛盾的问题

  广西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相较于其他四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广西地区内部各民族关系更为和谐稳定,该地区民族与民族之间具有更强的包容性,尤其其他少数民族是对于汉族文化具有更普遍的认同。然而在对于汉族文化认同的同时,有些少数民族却产生了部分对于自我民族文化的不自信心理,缺乏民族文化自我认同的自信。十九大报告提到,我们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繁荣。而坚定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应该细化到坚定中华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

  其次是文化活动形式单一,文化生活差异减少的问题

  边疆民族地区具有特殊而复杂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城市化的快速建设发展导致现代化民族互嵌型社区越来越多,原本的民族文化发源地不断缩小,大量优秀民族文化面临缺乏文化继承与发展的栖息地的困境。各民族之间又缺乏足够的相互了解,同一民族内族民文化交流减弱。民族文化的发展遇到了许多阻碍。

  就广西而言,广西山地丘陵性的地貌在地形本身上具有较强的封闭性,交通不畅,区域开发难度高,缺乏社区文化活动场所。民族社区文化活动主体参与不足,并且参与积极性不高,优秀的传统民族文化难以得到传承和创新,民族文化发展被动。民族活动形式少,缺乏传承,民族活动形式单一,缺乏创新。

  (三)社区文化市场发展不健全

  广西壮族自治区作为边疆民族地区,孕育了大量的民族优秀文化,例如:壮族“三月三”“刘三姐”民歌、龙舟比赛、“壮剧”艺术等,但不健全的文化市场发展不能使这些优秀民族文化的得到很好的传承与发展

  1.社区文化市场功利性强

  社区文化的发展主要由政府主导,市场在文化供给上参与度严重不足,并且市场多以盈利为主要目标。例如在广西地区典型的文化特色G市中,文化市场忙着为旅游业添砖加瓦,而鲜少服务于社区居民生活。

  2.社区文化市场供给失衡

  社区文化市场发展不够全面,一些社区居民的文化需求难以满足。例如广西壮族自治区的社区文化活动场所缺乏,就会导致多种文化活动争抢同一个文化活动场所,导致文化市场的供不应求。而社区居民对于这些文化活动的参与度低,不了解社区文化的市场,社区文化资源利用率低的现象较为严重,就会导致社区文化市场供给过剩。

  广西G市,在每年的农历三月份都会开展多样的民族文化活动,多与“三月三”传统节日的习俗挂钩,然而广西地区内每个民族关于“三月三”的民俗都不相同,壮族“三月三”主要是即兴对歌;侗族“三月三”抢花炮、斗牛马;瑶族“三月三”集体渔猎;布依族“三月三”几日内各寨相互不来。但是笔者通过调研发现,G市在“三月三”节日中所开展和宣传的几乎都是壮族歌节,其他少数民族的优秀文化活动不能得到很好的宣传。文化市场供给数量过于偏向同一地区内人数占比更多的少数民族,导致同一地区内人数占比较少的少数民族的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

  五、边疆民族地区文化治理路径

  (一)提高民族社区文化自治水平

  首先要建立健全民族地区社区文化建设机制,在社区治理方面,归根结底,是要加强社区成员对社区活动的参与意识和能力,提高社区的自我治理水平,建立健全民族地区社区文化建设机制,完善民族社区人才管理机制和社区服务评价机制,广泛的吸引社会力量的参与,充分发挥高素质的社区居民以及在家闲置状态的居民的作用,整合社会资源,同时,也要加强原有社区工作者队伍的素质提高。发展广泛的高素质的社区文化治理主体队伍。合理安排社区原有的资源设施,同时重视形式、内容和质量三个方面,积极开展的民族文化活动。关注社区居民文化需求的动态变化,以公告,问卷,网络等各种方式,时时收集民意信息,让社区文化治理紧跟时代发展。

  以杭州市B城区为例,该城区每年定期召开群众座谈会,由街道群众做公共文化服务的年度总结报告,同时收集群众意见来作为来年的工作重点。社区文化是服务于群众的文化,应该充分听取民意作为社区文件治理的工作指导。

  政府部门要正确指导社区文化发展,依法厘清基层政府与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在社区文化治理方面的权责界线。属于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的事物不要推脱给社区,属于社区群众工作的政府不要大包大揽。为社区文化的发展提供政策上和资金上的鼓励,发挥政府的指导作用和社区的组织作用。

  2019年3月,广西南宁q社区在社区打造“智慧南湖”社区公共服务信息综合平台,该平台包括发布公共信息,社区治理和便民服务等多项内容,不仅提高了传统社区治理的信息化水平,还有“远亲不如近邻”这种让社区居民相互帮助的人情模块,发挥了社区居民的主体模式的同时,也让社区居民切实体会到参与社区事务,关心社区事物给自己带来的切实帮助。这一平台开启了“互联网+社区治理”的新模式。这一举措提高了社区治理居民参与的便利程度,让居民了解社区信息更为迅速和便捷,发表居民意见和建议也更方便,让居民体验智慧生活的同时提高主人翁意识,让社区居民明确参与社区治理的渠道,提高对社区治理的参与兴趣,让相当比例的社区居民真正的参与到社区治理,提高社区文化自治水平。在我国当下社会,“互联网+社区治理”还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事物,而南宁的“智慧南湖”社区治理模式的成功探索,正好补充了这一方面理论和实践的数据,在笔者看来,“智慧南湖”给广西全区乃至全国的社区治理新模式的探索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数据支持。

  其次要加大政府对社会组织和民间志愿机构的支持力量,社会组织和民间志愿机构具有一定的人力、物力、财力。能够在社区文化治理中发挥较大作用,政府应该完善相关政策,对社会组织和民间志愿机构加强激励和引导,建立健全社会保障系统,提供一定的制度空间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区矛盾调节。其次,政府应该妥善使用政府购买服务工具,投入公益性基金,鼓励社会组织和民间志愿机构参与社会组织建设。最后,政府要加强对社会组织和民间志愿机构的监管,发挥社区居民和媒体的监督作用,设置相应的奖惩手段。

  (二)促进各民族文化交流

  广西作为一个多民族居住的省份,广西的发展离不开这些民族的共同发展,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重视传统民族文化的珍贵价值,发扬十九大文化自信精神,发展社区各民族文化活动,弥补少数民族文化活动的缺失,在社区内加强文化活动场所建设,培育新的民族文化栖息地,为民族社区增添活力。借鉴现有经验,与互联网相结合,创新社区文化活动形式,促进社区居民对于自身文化的认同和对于其他民族文化的理解,增进各民族交流的同时保证民族特色的发展,防止民族文化过于趋同,使各民族文化在社区之中携手走向繁荣。

  以前,偏僻的地理位置等原因极大的限制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的经济发展,最近几年来广西得到了中央政府的高度关注和扶持。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扶持,广西在城市文化治理建设中,逐步形成资源整合。在各个小社区之间,组织跨社区的同民族文化活动,增强因居住距离而拉远的民族内部交流,维系民族内部联系纽带。

  以继承优秀传统文化为基础,推陈出新,结合时代特色创新发展广西多民族地区的社区文化活动,以社区文化活动带动民族文化及其产业的发展,提高各民族民众对自身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和自信。

  兰州大学的杨鹍飞根据社区多民族间物质空间和精神空间两种关系,将一定区域内民族间关系分作四个基本类型,包括区隔型、接触型、融洽型和交融型,反映了民族从冲突到和谐的关系转变的发展规律与基本条件。故此,笔者认为确保民族关系的和谐发展应该是边疆民族地区社区文化的健康发展与积极创新的前提。

  新加坡作为“多元文化,多元族群”的民族国家的一个典型例子,在研究民族地区社区文化中,被称为“全国人种博物馆”的新加坡对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显然有较大的借鉴意义。新加坡自建国以来就奉行多元文化政策,在多元文化政策基础上进行了较为平稳的族际整合。为了保持社区“多族群平衡,新加坡实行公共住房的族群配额方案,实现族际间整合,消除明显的族际界限。

  (三)转变民族文化活动发展形式

  社区是社会构成的最小单元,社区的发展举足轻重,边疆民族地区社区的发展不仅关系到民族的发展,更关系到社会的发展。我们应该高度重视广西地区社区的发展。在广西这种多民族地区社区,首先应该做好的是少数民族公共文化需求的定位,根据正确的需求定位,才能更好的建设和治理民族社区文化。避免公共文化设施一刀切,对社区文化资源的利用率做好统计,或者在提供文化设施之前,重视发挥社区居民主人翁作用,通过信息公开系统,让社区居民参与讨论和决定,避免社区文化供需失衡这些尴尬局面。

  对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来说,相对较差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不发达的经济限制了民族文化的发展形式,但是随着现代媒体技术的日异发展,环境的限制和影响逐渐削弱,广西的经济发展也有了更多的机遇。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不再能成为民族文化活动发展水平高低的决定因素,广西应该积极培养关于社区治理的互联网新人才,大力转变文化活动发展观,利用现代媒体技术和各种信息传播载体,以互联网的发展带动多样化的民族文化活动形式发展,大力支持优秀的民族社区文化及其产业的发展,建立健全社区文化治理机制,促使民族地区社区文化经济双向良性发展,繁荣。

  科技能够更好的保存和传播文化信息,对于社区文化治理来说,科技还能提高社区居民的参与度。所以,“互联网+社区治理”是社区文化治理发展的必然趋势,广西壮族自治区应该紧抓这一历史机遇,培养社区专业人才和科技人才,大力促进科技,文化,经济在社区的良性发展。

  以广西优质的民族历史文化传承为根基,赋予他们新时代发展的社区特点,和互联网相结合,创新民族文化发展多样化形式,因地制宜,利用好广西的优势,培育和发展更多更优秀的民族社区文化产业。文化旅游业作为文化产业化过程中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一部分,它充分发掘了文化内涵和扩大了文化传播范围。习近平书记对旅游业的发展高度重视,他说过,旅游业的发展对提高国家经济和国民生活水平的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广西壮族自治区以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来看,有着丰富的资源,旅游业的发展前景广大,各级政府部门应大力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对于广西文化旅游重新定位,塑造良好的广西文化形象。2018年,广西一年依靠旅游业创造的经济收入达到近八百个亿,同比增长30.46%。旅游业的发展给广西地区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小的拉动作用。因此应该十分重视广西旅游以及旅游文化的建设,积极塑造良好的广西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