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网查重 高校在线论文查重入口

立即检测
  • 5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职称论文检测AMLC/SMLC是杂志社专用系统,针对投稿论文、评审论文、学校、单位职称论文的学术不端重复率检测系统。
  • 29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本科论文检测PMLC是最权威的大学生毕业论文检测系统,含“大学生论文联合对比库”,国内95%以上高校使用。检测结果和学校一致!
  • 498 元/篇
    系统说明: 此系统不支持验证!可用作研究生初稿检测,相比知网VIP5.3缺少“学术论文联合对比库”,检测结果有5%左右的误差!(论文中若参考往届研究生论文,重复率误差会较大)
  • 128 元/篇
    系统说明: 大分解论文检测系统,对于想检测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而又价格便宜的同学可以选择,限每篇2.9万字符,结果与大学生PMLC、硕博VIP定稿系统有出入!
  • 68 元/篇
    系统说明: 知网论文小分解检测系统,适合中国知网初稿查重,数据库和定稿查重不同。结果与本科PMLC,研究生VIP5.3有出入,限每篇1.4万字符!
  • 3 元/千字
    系统说明: 学术家论文重复率检测系统,支持学位论文、毕业论文、投稿论文、职称评审论文,提供全文对照,word标红报告,性价比超高!
论文技巧案例-购物网站价格标识错误法律问题之研究
时间:2021-05-08 15:12:11

  随着信息技术和物流配送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被网络购物的实惠与便捷所吸引;经营者也乐于通过低价和促销活动吸引客户、增加销量。在电子商务行业的蓬勃下,购物网站标价错误的情况时有发生,互联网极快的信息传输速度使这些错误在被修正之前就曝光在了广大平台用户眼前,IBM、联想、戴尔、亚马逊、当当、阿里巴巴等都曾面对此类问题。无力承担损失的商家常以标价错误为理由拒绝发货,擅自删除订单或要求买家取消订单,因此产生的纠纷并不少见。本文围绕价格标示错误的实质,即表示错误,阐述在意思表示解释理论下双方当事人是否达成合意,并结合实际情况讨论购物网站标价错误问题中的归责问题及救济手段。

  网络购物是电子商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当今社会日益普及的移动网络、移动支付、物流配送为技术手段,以商品或服务的交换为中心,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订立线上买卖合同。电子商务有多种交易模式,其中B2B(Business-to-Business,企业对企业)、B2C(Business-to-Consumer,企业对个人)、C2C(Consumer-to-Consumer,个人对个人)被认为是最常见的网络购物交易方式。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络购物市场保持着较快的发展: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6.39亿,较2018年底增长2871万,占整体网民的74.8%,呈持续增长趋势;网络购物的下沉市场大,营销模式不断创新,产业链整合深化,产业生态逐渐完善。[中国网信网.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全文).http://www.cac.gov.cn/2019-08/30/c_1124938750.htm,2019-08-30.]于2019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电子商务法》则为网络购物行业奠定了基本法律框架,同民法总则、合同法、消费者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共同规范电子商务各方行为,有益于营造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有效促进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互联网除了带来方便与快捷,也会导致由于技术漏洞或疏忽大意造成的错误的发现和纠正速度低于其被传播、被利用的速度,因购物网站标价错误而导致的纠纷时有发生。标价错误,指在商品展示页面中,商品标示的价格与其实际价值不相符,高于或低于其市面价格。鉴于网络购物中,买受人在网络购物平台的交易中处于主动地位,能够对网站中不同商家的同类商品进行比较,做出性价比更高的选择;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和经营者参与网络交易,为了吸引更多客户,卖家倾向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销售产品,基于网购促销活动的折扣力度大的认知,消费者无法判断该低价是标价错误还是经营手段。因此,纠纷多发生于标价远低于正常价格时,卖家以标价错误为由,不予发货或删除订单,这也是本文所讨论的情形,即在标价错误时如何平衡交易双方的权益。

  (一)购物网站标价错误的类型

  1.信息系统错误

  电子商务中,购物网站是重要的交易平台,经营者需要借助网站的管理系统录入名称、型号、价格、库存等商品信息,此类能够独立发出、接受和回应信息的程序设置也被称作“电子代理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示范法)课题组.Electronic—CommerceModelLaw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示范法)[J].法学评论,2004,022(004):83-96.]自动化运行的电文系统使网络交易更加便捷,但也有其局限性,数据管理错误或程序设计上的缺失可能引发商品展示页面的信息出错,如价格数字显示错误、低价产品对应的库存量出错、优惠让利的数额变成实际销售价格等等。2013年,京东商城曾以3295元的的价格推出原价6690元的金条的团购活动,消费者下单后被告知系“系统升级标价错误”,商家无法发货、要求消费者取消订单;[东北新闻网.金条标错价订单被取消买家将京东诉至消协.http://liaoning.nen.com.cn/system/2013/03/15/010271609.shtml,2013-03-15.]2014年,联想官方商城系统后台合并升级,致使一款平板电脑标价出错、以低于半价的价格被大量抢购;[北京商报.联想陷“错价门”10小时损失近亿.http://www.ce.cn/culture/gd/201403/19/t20140319_2508961.shtml,2014-03-19.]2018年,东方航空系统维护时出错,出现一折以下超低票价……[每日经济网.凌晨系统维护发生bug,低价售出的机票全部有效.http://www.mrjjxw.com/articles/2018-11-17/1273483.html,2018-11-17.]以上事件都曾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

  网络购物对互联网技术的依赖性造就了这种不同于传统交易模式的特有的错误。电子商务经营者以信息网络为发布商品的工具,对交易系统的稳定运行具有维护义务,系统错误造成的后果归于经营者。若网络服务提供商是导致信息错误的原因,如在京东、淘宝、闲鱼等B2C和C2C电子商务模式中,经营者使用的交易系统由购物网站提供时,由于系统更新或故障造成了经营者发布的商品信息出错,经营者可要求提供服务存在瑕疵的电子商务平台承担一定责任,以督促网络服务提供商加强对交易环境安全的管理。

  2.人为错误

  不同于在程序运行中不受人的意志所掌控的自动生成的电脑系统错误,电子商务经营方的工作人员在商品录入环节中因对系统不够熟悉或疏忽大意犯的错误,例如库存、价格、折扣输入错误,计量单位设置错误,即是人为错误。

  商品标价是由经营者上传至网络的,一般的标价错误都是由卖方造成,但在少数情况下,买方为了以低价完成交易,通过非法手段入侵交易平台篡改价格,此时订单中的价格错误是由买方造成的,经营者没有过错。除了合同当事人,第三人也可能引发购物网站的标价错误,如第三方黑客攻击购物网站、篡改商品信息数据,使得不知情的消费者按错价提交订单,扰乱正常的网络交易秩序。

  (二)标价错误的性质:表示错误

  消费者与经营者在购物平台通过拍下订单订立电子合同,其本质与线下合同的签订相同,是双方当事人有关权利义务的设定、变更、终止的协议,是数据电文形式的买卖合同。虽然特殊的合同订立方式会产生传统交易模式中不曾存在的问题,但对于基本行为性质的探讨,应遵循合同成立的条件,同时考虑网络购物的特殊性。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的订立采取要约和承诺的方式,发出要约前可能会先经历要约邀请。无论要约邀请、要约或承诺,都属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表明表意人希望收到要约、希望订立合同或同意要约的具有私法效果的行为。网络购物中,关于商品展示页面属于要约或要约邀请、买家拍下订单属于要约或承诺、卖家的自动回复函为确认或承诺等问题,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学者对不同案例有着认定差异。[邓颖.购物网站标价错误法律效力问题之解析——以我国、我国台湾地区及德国司法实践为视角[J].山东审判,2018,34(1).]依据我国《电子商务法》第49条,用户提交订单时合同成立,另有约定的除外,但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约定付款后合同仍未成立。本文在没有特别说明时,皆是以《电子商务法》第49条的规定为讨论前提。

  经营者发布商品信息、消费者提交订单,这两种行为符合意思表示的要素,分别对应合同订立过程中的要约与承诺。标价错误问题自商品展示环节就已存在,无论是因为系统程序缺陷,还是操作者的不谨慎,虽然经营者内心期望的交易内容并无可误解之处,却因为使用了不是自己所希望的数字、价格单位等表示符号,最终做出了与其内心不相符的意思表示,是要约人对价格的表示错误。不过,当价格错误是由于买方或第三人篡改系统信息造成的时,经营者的意思表示不存在错误,错价属于恶意买方的意思表示或第三人的故意传达错误。

  二、标价错误之意思表示解释

  购物网站的价格标示错误,导致的结果即经营者意思与表示的不一致,消费者按网页标价成立合同的意思表示与经营者内心真意的不一致。面对电商平台用户在购物时可能具有的投机心理、一旦发现低价商品即迅速下单的情形,经营者发现错误标价往往具有滞后性,在纠正前已有订单付款成功。对于作为表意人的经营者来说,他的意思表示错误在交易过程中是至始存在的,其意思瑕疵在被发现后需要得到规范。

  当事人就合同主要条款协商一致是合同成立的要件之一,从《合同法》第2条将“合同”定义为“协议”,可以明确地感受到合同的本质是合意。出于对电子商务平台和对表意人的信任,相对人受领要约、提交订单,自以为双方已经对商品价格达成合意,实际上却由于表意人的表示错误等原因,己方的承诺与表意人的真意不符。此时,如果简单认为合同成立需要的合意是当事人内心真实意图的一致,将未经卖方正确表示的实际价格作为要约的内容,则会得到买方的承诺对要约进行了变更、合同因缺少合意而不成立的结论,这明显不利于买方交易利益的保护。

  意思表示是法律行为的核心,[参见王利民:《民法总论》第2版,234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合同双方对意思表示有争议时,需要在一定规则下对他们所表示的意思进行解释,以确定意思与表示的内容有无偏差、双方对意思表示的理解是否一致,进而判断是否需要以错误为由撤销意思表示。而根据不同的意思表示理论与解释方法,在不同情形下会得到不同的结论。

  (一)意思表示的理论基础

  1.“意思论”与“表示论”

  意思自治与信赖保护之间的冲突是意思表示理论的核心矛盾,[纪海龙.论意思表示的要素、解释与意思表示错误——以德国法的研究为核心[J].研究生法学,2004(03):20-33.]对两方利益的不同偏向,形成了“意思论”与“表示论”这两种二元对立的理论。“意思论”采取意思主义标准,旨在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愿,关注表意人通过他的“表示”实际想传达的内容。“意思”是意思表示发生效力的依据,而“表示”仅是将内心意图公布出来的手段,如果表示的过程产生歧义、使得意思与表示缺乏一致,那么表示会被认为是不正确的,只有表意人的内心意思产生法律效果。这一理论曾在十九世纪的德国法学界盛行,但过分偏袒表意人、置相对人的利益于不顾,并不利于维护交易秩序的稳定。

  与之相反,20世纪70年代后产生的“表示论”的着眼点是客观的外部表示,而非表意人的内部意图。尽管表示主义仍然认为表示是对意思的宣告,但当两者不一致时,仅从文义方面解释表意人作出的表示,意思表示按照相对人根据表示的外观所理解的意思发生效力。这一观点又容易走向交易中保护相对人信赖利益的极端,完全忽略表意人的真实意图。

  2.“效力宣示说”

  德国法学家卡尔·拉伦茨认为,意思论与表示论对立的前提,是“意思表示是对意愿的宣告”这一观点。为了打破二元论对峙的局面,他提出意思表示是一种“意志性-情感性”表达、是效力表达,表达了某个应当发生效力的法律后果,不是纯粹的意愿通知;意思与表示不能孤立地看待,意愿转瞬即逝,表达后才以实现某种法律效果为目标。赋予意思表示效力的不是表意人的内部真意或相对人对外部表示的理解,而是制定法指向了意思表示的法律后果。[卡尔?拉伦茨:《法律行为解释之方法:兼论意思表示理论》,范雪飞等译,法律出版社,2018.]因此,意思表示的解释的目的不再是探求“真实意图”之类,而是寻找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可归责的事项。

  以拉伦茨为代表的“效力宣示说”协调了意思自治与信赖保护,意思表示的含义需要结合具体情况的各种因素,如语义语法、交易习惯、时间地点等,来得出合理推论,[郝丽燕.意思表示的解释方法[J].北方法学,2015,9(5):49-57.

  ]以此平衡表意人与相对人的利益。双方当事人对意思表示的理解不一致时,意思表示解释必须考虑相对人根据客观表述的善意的理解,同时判断表意人的可归责性。如果因表意人没有尽到注意义务而使相对人产生了与表意人真意不符的认识,表意人是负有责任的,应以相对人的理解为准;反之,若表意人没有可能预见相对人的理解,相对人也不可能得知表意人内心意图,双方都无过错时,则意思表示不一致、法律行为不成立。可见,“效力宣示说”强调了表意人的责任,更偏向于保护信赖利益,这点与“表示论”有相似之处。但当相对人知晓表意人真意时,尽管意思表示存在错误,双方的共同认识优先于其他可能的理解,此时以表意人真实意图为意思表示的规范内容既不有损市场交易的公平秩序,也维护了表意人的正当权益。

  (二)购物网站标价错误情形中的意思表示解释

  “效力宣示说”能够较好地协调表意人与相对人之间的利益。比起完全按照表意人内心意图或相对人的理解来解释意思表示,当表意人的真意与表示不一致时,通过规范解释来判断相对人能否知悉表意人意图、明确意思表示的内容已经成为目前意思表示解释的大趋势。我国《民法总则》第142条也规定了意思表示解释的规则,网络购物中商家发布的商品交易页面和消费者提交的订单作为有相对人的意思表示,需要参考相关规定、行为性质与目的、交易习惯及诚信原则等查明词句的客观含义。结合“效力宣示说”和我国法律规定,可以按照一定步骤具体审查网络购物标价错误时当事人各自的可归责性和意思表示的规范含义,判断合同是否因合意而成立。

  1.经营者有无意思表示错误

  在思考如何规范意思与表示的不一致前,首先应排除非应经营者表示错误导致的订单价格错误,即买家或第三方以黑客手段改变价格的情形。其中,控制自动电文系统、使系统陷入错误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和公序良俗,买方非法入侵、破坏电子商务交易系统后提交的错价订单明显无法受到法律保护,也不可能产生预期的法律效果。故买方导致的标价错误问题中,网购合同没有成立,买方需返还违法所得并赔偿经营者的损失。

  若是第三方恶意介入网络交易、导致了商品展示页面的错误标价,这一情况类似于传达人对要约内容的故意传达错误,不同之处在于第三人并不是受经营者委托的传达媒介,相同之处是第三人或传达人都做出了超越权限的行为、相对人没有接收到表意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第三方黑客的干扰使消费者看到错误的价格信息,这个信息已经不是表意人的意思表示;同时,出于维护网络交易环境安全的考虑,不能让无过错的表意人因为第三人的故意陷入错误。此时应认为要约不曾到达相对人处,消费者针对第三人篡改的错价做出的意思表示不应被视为是对经营者要约的承诺,合同因此没有成立。

  2.存在表示错误时,经营者的真意与其意思表示的规范含义

  因为经营者或信息系统的错误导致商品价格标示错误时,经营者的真实意图是以因系统或人为原因未能正确显示的实际价格出售商品。纠纷发生后,经营者往往会提供进货发票,通过成本与定价的巨大差异、无法盈利来佐证先前价格为错误的意思表示、己方内心的真实定价明显更为合理。

  然而,保证电脑系统能正常运行、网页显示的价格为正确价格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在交易中应有的谨慎注意,经营者应尽量避免此类可能导致订单无法履行的问题的产生。其次,在一些网购平台中,极端低价是常见的营销手段、商家设置低价不一定是以盈利为目的,在这种购物环境下,消费者察觉到价格的不合理之处的可能性十分渺茫,要求买方在提交订单前审查价格有无错误明显是加重了消费者的义务。因此,卖方在标价错误上是可归责的,加上买方对卖方的合理信赖需要得到保护,经营者的意思表示应以其发布的商品信息为规范内容,即错误的价格标示。

  3.存在表示错误时,消费者对意思表示的理解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购物网站的买家一般难以发现卖家的标价错误。购物网站为用户提供了对比多家商品信息的渠道,却并不意味着经营者与消费者能获取的信息完全对等。一方面,消费者无从知晓商品的成本,更不用说经营者的实际库存,只能出于对商品信息展示页面的信赖提交订单;另一方面,商家会以“秒杀”等促销活动赚取眼球、增加销量、宣传店铺,这已经成为网购用户的共识。消费者很少关注价格低廉的原因、只需要挑选自己满意的商品,无论定价与市场价格差距多大,在消费者心中都是值得信任的。消费者表示的意思是以商家错误设置的低价成立合同,除非在具体案例中价格明显违反常理,否则无法对消费者理解到经营者表示错误的可能性抱有期待。

  4.存在表示错误时,经营者与消费者的意思表示是否一致

  (1)消费者不知道经营者真意

  一般的网购情形下,我们无法期待消费者在追求购物性价比最大化时能够发现商品的低价实际上是经营者错误的意思表示。基于表意人的过失和对相对人信赖利益的保护,应当认定经营者的意思表示解释以其在商品展示页面输入的信息为准。此时网络购物合同按消费者的意思表示成立,双方对错误的标价达成合意,经营者可以以错误为由撤销其意思表示。

  (2)消费者能够知悉标价存在错误

  尽管多数时候,尤其是在“秒杀”、“双十一”、节日促销等网购活动中,买方难以意识到卖家的标价错误,但当商品价格与生活常识或活动规则极度违背时,可以合理推断消费者有能力知晓自己所看到的标价并非经营者的内心真意。如“孟博与上海启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参见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19)辽0106民初3967号民事判决]一案中,被告的礼品卡促销活动标明了是“98折优惠”,300元、500元、600元、700元、800元的电子礼品卡都按面值的9.8折出售,惟独1000元的礼品卡标价错误、仅售490元,与500元礼品卡的售价相同。购物页面显著标识了优惠规则,消费者在逐个选中商品类别时可以比较不同种类礼品卡的价格、直观地发现1000元礼品卡标价的异常,有能力推测出按照促销规则实际应售980元。再如“果小云”事件伊始,商家将脐橙的单位“克”设置成了“斤”引发抢购。[北京晚报.26元两吨橙子?羊毛党薅倒网店.https://guancha.gmw.cn/2019-11/10/content_33307552.htm,2019-11-10.]“26元4500斤”的橙子与大众常识中的市场价格极度不相符,一份订单的购入量也完全超过了普通个人或家庭的生活所需。

  网络购物的程序化和需付款金额的客观、固定,使得可能被发现的价格错误被消费者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但不仅是表意人应当谨慎,相对人同样负有合理注意义务,需要避免或尽量减少交易行为对自身造成的损失。在这些情形下,消费者可以发现标价存在错误或有不合常理之处,能够预料到以这一价格下单可能引发纠纷、自己无法顺利收到货物,却不与经营者沟通、贸然提交订单甚至大量下单,其行为不符合在对合同进行客观解释时假设的当事人为理性人的标准。[杨志利.论合同解释上的主客观主义与理性人标准[J].东方法学,2014(5):56-68.]他们的意图或是利用经营者的错误低价购买商品,与诚实信用原则相违背;或是偏离了生活消费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在商家拒绝履行时索要一份赔偿。表意人虽在价格标示错误上有过失,但当通过合理注意能够知悉表意人内心意图时,仍然按错误的价格表达承诺的相对人已经不存在值得保护的信赖利益。

  传统的交易模式中,表意人同样会发生表示错误,但若相对人通过交易习惯、前后语义能够知悉表意人的真实意图,客观上的意思表示错误不影响双方在主观上达成的合意,表意人的内部意思可以实现。例如,甲欲以10000元的价格出售给乙一件电子产品,却在信件中误载成了1000元;乙根据之前的信函,能够知道甲的内心所想的价格是10000元并回信承诺购买,即使乙是想利用甲的错误,此时也应以甲的内心真以为准,两人之间成立的是10000元的买卖合同。如果按照此种传统合同订立方式中的解释方法,在经过客观解释后,认为网购消费者能够知悉标价错误时,双方在主观上可能达成的一致理解优先于对经营者意思表示的客观内容,即使消费者故意或过失地按错价下单、进行承诺,合同内容也以经营者的真意为准,消费者可以以错误为由撤销自己的意思表示。

  然而,纵使线上购物与线下磋商的本质都是买卖合同的订立,考虑到两者之间存在的过程上的区别,以上学理分析结论在电子商务市场中显得不太妥当。网络购物中,消费者付款并提交订单后,系统自动判断订单成立,交易过程自始至终缺乏沟通,虽然买方可以根据交易习惯和生活常识推理得知错误,但基于自动化程序下利用错误的侥幸心理,买方依旧对合同成立的后果缺少清晰明确的认识。另一方面,如果支持合同按经营者的真意成立,可能会导致一些商家故意设置低价骗取订单,这种行为无疑是不利于网络购物市场的稳定发展的,是需要防范的。故而在司法实践中,电子商务经营者要求买方按照自己本想输入的真实价格履行合同的诉求实现可能性极小。如果消费者愿意按正确价格完成交易,标价错误的问题在买卖双方私下协商时就能够解决;一旦进入诉讼或仲裁程序,当买家希望以重大误解撤销合同时,考虑到消费者的弱势地位和对网络交易安全的维护,网购合同被撤销是更为合理的结果,经营者通过主张按实际价格履行合同来维护自身权益的方式缺少实际意义。

  消费者对价格错误不知情与消费者知悉标价错误,这两种情况最大的不同在于消费者对经营者有无善意的信赖,从这一关键入手,结合过失相抵规则,可以更恰当地认定此时网购合同的效力与双方的责任。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了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时,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买方付款后,卖方不愿履行错价合同、侵害了买方的财产权益,但在可被发现的错误面前,买方自身的故意或放任是其权益遭受侵害的原因之一。在订单的意思表示解释上,可以和消费者不知情时适用相同的规则,即合同按客观含义成立、经营者可以请求撤销,但在合同撤销后,这时不存在消费者信赖利益保护的考虑,交易双方互负缔约过失责任、而不是全额追究经营者的责任,以此既保护了经营者的权益,又不至于矫枉过正。

  总而言之,通过意思表示解释来厘清合同当事人是否达成合意时,若价格错误是由于买方或第三方篡改造成的,合同因缺少合意不成立,经营者不具有可归责性;若标价错误是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表示错误,综合考量客观解释和法律法规,无论消费者是否意识到标价错误,都认定双方对错价达成理解的一致、合同按客观标价成立,经营者可以错误为由请求撤销合同、因没有尽到谨慎义务而负有缔约过失责任,买方只在有能力察觉到错误时因不够谨慎而具有一定的可归责性。

  三、网购平台标价错误之民事救济

  网络购物中,价格标示错误一旦发生,经营者可能面临的就是错价订单造成的巨额损失。大型公司可以选择依约履行,借此机会彰显自身信誉、提升大众好感,如前文提及的东方航空允诺低价售出的机票全部有效;中小型企业、个体经营者却往往无力负担。但经营者承担的的风险过大并不是否认消费者在交易中的弱势地位的理由,卖方擅自取消订单只会让买方感到自己的权益遭受侵害,应通过合理的救济手段平衡当事人双方的利益。

  (一)重大误解制度之适用

  虽然错误与误解两个概念在传统民法理论上被严格区分开来,我国没有建立错误意思表示的撤销制度,当交易中存在重要的意思表示错误时,当事人多选择参照意思与表示因误解不一致时对合同效力的处理方式,即通过重大误解制度撤销合同。

  我国《民法总则》第147条和《合同法》第54条规定了重大误解的适用,但并未明确“重大误解”的含义。从《民法总则》第147条“基于重大误解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可以看出,重大误解撤销权的两个基本前提为民事法律行为已经成立、错误具有重大性。[韩世远.重大误解解释论纲[J].中外法学,2017(3).]错误可能导致法律行为无法成立,例如双方约定由A船进行运输,但各方所称的“A船”指向不同的客体、只是名称相同,经解释也无法得出规范意思,合同因不合意而未成立;成立的民事法律行为也并非存在错误就能撤销,虽然表意人的错误会导致相对人的误解、使双方的交易目的无法完全达成,但如果造成的损失没有达到一定重大程度,不考虑交易双方权利与义务的平衡、一律撤销合同对相对人来说并不公平,也不利于建设稳定的市场经济秩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民通意见》)第71条对确定重大误解中错误的“重大性”有一定参考价值:“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当事人、标的、数量、质量都是《合同法》有所提及的重要合同内容,《民通意见》第71条应视为示范性列举,而非只有列举的几个方面出现错误时才能适用重大误解。在对标的物的错误认识中,除了品种、质量、规格、数量,商品价格自然也是合同内容中的重要条款。

  结合上述重大误解构成要件和文章第二部分对意思表示的解释,标价错误并不影响网络购物合同的成立,但对商品价格的错误认识使交易结果与经营者本意相违背,当合同双方利益明显失衡时,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经营者需要提供证据,如订单页面的截屏、其他商家的同类商品的售价、商品历史销售价格、进货发票,来证明购物网站的标价严重背离了其真实意愿。

  是否支持经营者以重大误解为由撤销合同,需要在具体情形下对交易双方利益与责任进行衡量。反对者,如“赵人伟与黄石东贝制冷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的二审判决认为,如果因为商品的销售价远低于其成本价、不符合商家的“盈利目的”就允许合同以重大误解为理由撤销,消费者的利益将难以得到保护。[参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渝01民终6017号民事判决]网络购物中让利促销、亏本销售的手段十分常见,有时并不以营利为目的、只为吸引消费者,[参见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法院(2015)盱民初字第01369号民事判决]买家无从得知卖家的成本、是否亏本,不能将卖家经营不善的风险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否则可能助长商家恶意促销的行为。且经营者本就负有保证标价正确的注意义务,定价错误的问题产生于经营者、也只能由经营者控制,只有完全地由经营者承担此类风险,才能督促其保有谨慎的态度,规范经营行为、加强对程序系统的维护,从根源上减少问题的产生。面对错价订单,经营者应当履行合同、交付货物,或者赔付差价。

  但多数情况下,我国电子商务经营者在标价错误的商品被大量下单后提出的重大误解主张能够得到支持。[邓颖.购物网站标价错误法律效力问题之解析——以我国、我国台湾地区及德国司法实践为视角[J].山东审判,2018,34(1).]相比反对的一方,判决撤销订单的裁判者并没有否认消费者的弱势地位,只是更关注继续履行继续履行合同给经营者造成的重大损失,尤其是在经营者无意进行秒杀等促销活动时。[参见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9民终5257号民事判决]虽然不用继续履行合同,诉争是因为经营者的电脑程序错误或操作错误而产生的,消费者的诉讼费用和有证据证明的因未收到货物而造成的损失应由经营者承担。

  (二)显失公平制度之适用

  除了重大误解,标价错误问题发生后,经营者还可能主张《民法总则》第151条规定的显失公平:“一方利用对方处于危困状态、缺乏判断能力等情形,致使民事法律行为成立时显失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在此之前,《民法通则》和《合同法》分开规定了显失公平与乘人之危的做法,如果皆考虑主观要件,两者难免会有重合之处。《民法总则》将乘人之危并入显失公平,相当于明确了适用显失公平制度时需要考虑主观恶意,规范了显失公平的主客观要件: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明显不对等;这种不对等在合同成立时就已经存在;一方当事人“利用”自己的优势或对方的危险困难、能力缺陷等,具有主观故意。这也区分了重大误解和显失公平的适用,重大误解没有明确当事人的主观状态,显失公平的主观要件明显更为苛刻。满足显失公平构成要件的纠纷可以以重大误解提起诉讼,符合重大误解的不一定能适应显失公平制度,两者都是为撤销合同,视情况不同分别适用。

  结合第二部分对消费者知悉标价错误情形的分析,当价格明显不合常理、经营者也无相应促销活动时,消费者有能力察觉到价格上存在的错误却仍大量下单,此时才能推断其主观上可能存在故意利用或放任标价错误的心理。在此种情形下,经营者如果提出撤销合同,除了重大误解,还可选择适用显失公平制度。

  经营者以重大误解撤销合同的主张尚且可能不被支持,适用显失公平制度时证明买方利用价格漏洞显然比单纯主张表示错误造成了重大损失更为困难。经营者不能仅仅以成本与售价的价格差距说明交易不公平,更要把握住相对人提交订单的行为是否经过了理性判断这一焦点,一方面证明价格过低时并没有促销活动、店铺处于正常经营状态,定价明显不合常理,如26元4500斤的脐橙;另一方面需要提交订单页面截图,若同一用户的订单数量明显超过了日常生活所需,甚至有的买家涉及多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参见北京互联网法院(2019)京0491民初29233号民事判决]则有可能是利用其对网络购物商品信息的迅速掌握能力来连续下单远低于市场价格的商品,从中谋取利益。如果网络购物合同可因显失公平撤销,买家的主观意图已经使其自愿涉入卖家标价错误所造成的风险、不再受诚实信用和信赖利益规则的保护,此时交易双方依照各自的缔约过失互负损害赔偿责任。

  (三)合同不成立时的民事责任

  1.买方或第三方篡改标价导致合同不成立

  第二部分讨论的网络购物标价错误的具体情形中,只有在经营者能够证明买方或第三人故意改变商品信息时,合同因缺少合法有效的承诺而不成立,此时买方或第三人因为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在民事责任之外可能还需承担刑事、行政方面的责任。民事责任上,如果是买方篡改了支付金额,其在合同订立中的行为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违背了先合同义务,致使订单实际上未成立,经营者可能遭受实际财产和信赖利益的损失。经营者可要求买方返还所得财物、承担缔约过失赔偿责任。

  如果是第三方黑客导致了购物网站标价错误,在经营者或购物网站能以技术手段佐证交易平台的安全性时,黑客介入是超出当事人控制的事件,当事人对意思表示的不一致并无过错、对对方都不具有缔约过失,阻碍网购合同正常缔结的第三方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虽然我国《合同法》和《侵权责任法》对合同成立前第三人妨害合同缔结的责任没有明确规定,但当问题产生后,需要根据现有法律找到遏制此类侵害行为、保护电子商务当事人信赖利益和交易秩序稳定公平的方法。目前与契约利益保护相关的制度中,违约责任制度的适用前提是合同成立并生效,而第三人侵害缔约发生在要约发出后、承诺做出前;缔约过失制度虽然保护缔约阶段,但产生的原因是缔约当事人违背了先合同义务,在责任主体的判断上遵从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而第三人侵害合同缔结时的过错方是缔约关系外的第三人,不存在先合同义务;第三人侵害债权制度中,虽然作为责任主体的第三人打破了债权的内部性,但在适用时间上需要债权已存在,而第三人侵害合同缔结过程时,缔约双方之间只有因信赖合同可以成立而产生的机会利益,并非债权。[姚星昊.论第三人对合同缔结的妨害[D].西南政法大学.]尽管无法类推适用这些制度,但在比较之下可以得出,在第三方恶意介入当事人缔约法律关系的问题中,第三人侵害了受要约人做出承诺即可使合同成立的承诺权,以及造成了双方缔约失败时的经济损失、是对财产权益的侵犯。[马俊驹,白飞鹏.第三人侵害合同缔结的侵权责任论纲[J].法商研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0,17(5):23-31.]因此,最为恰当救济方式的是适用侵权责任制度,篡改商品信息的第三方黑客应对交易双方承担侵权责任,在损害的缔约利益范围内对经营者和消费者进行赔偿。

  2.经营者与消费者另有约定导致合同不成立

  前文的讨论都是基于《电子商务法》第49条作出的,即经营者发布商品为要约、消费者提交订单为承诺时,标价错误并不必然导致不合意,通过意思表示解释可以规范交易双方表示的含义、经由解释达到理解上的一致,重大误解与显失公平制度也是经营者在民事法律行为成立时行使撤销权的方式。然而,当事人之间另有约定时,网络购物合同不一定以消费者提交订单为成立节点,此时的标价错误纠纷中合同是否成立、何时成立,需要重新加以审视。

  如果对商品展示页面、格式条款、自动回函等网络购物环节的学理解释和效力认定不同,得出的确认合同成立的节点也不同。目前,购物网站的经营者在发布商品时可以设置具体的库存,以表明自己的供货能力,在没有特殊说明时向消费者传达了只要下单成功就可正常发货的讯息;商品展示页面一般涵盖商品的名称、型号、价格、库存、厂商、发货地等信息,内容具体明确,足以构成要约。且比起商品展示页面,将只包含商品价格和简单介绍、需要点击链接跳转到展示页面才能下单购买的广告页面认定为要约邀请更为妥当。

  但民事活动尊重意思自治,如果当事人之间约定商品展示页面为要约邀请,那么消费者提交订单相当于发送要约。这一做法将成立合同的主动权交给了经营者,目的是保证经营者有足够的机会检查订单和库存,一般会同时约定自动回函只是确认收到要约、经营者明确表示可以发货才是承诺。此种情形下,经营者发现标价错误后可以选择不发货来终止交易,合同因缺少承诺而不成立,经营者承担缔约过失责任,一些电子商务平台如京东、亚马逊的服务协议即是如此规定的。

  在《电子商务法》出台前,对于这样规定的协议条款是否有效,学界和实践中没有十分一致的观点,需要结合具体情况认定。否认格式条款效力的一方认为购物网站缺少提醒消费者注意此类协议的合适方式,只是附上链接后让用户勾选同意,但网络交易中的消费者一般不具有点击查看、仔细审阅服务协议的习惯,若消费者履行付款义务后经营者仍有权利主张合同没有成立,明显是对卖方经营风险的转移和对买方交易负担的加重。[王天凡.网络购物标价错误的法律规制[J].环球法律评论,2017,(2):144-161.]如“宁炳峰与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中,[参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民初字第7450号民事判决.]裁判者认为亚马逊的“使用条件”排除了消费者承诺的权利、免除了经营者不发货时的违约责任,同时没有在交易页面显著标识“使用条件”的内容、消费者不阅读“使用条件”并不影响其购买商品,经营者因此没有尽到提醒义务,该格式条款没有订入合同、不发生效力。

  相对地,此类条款的支持者则认为,购物网站面对的是不特定的、数量未知网络用户,经营者对库存数量的掌控能力有限,相比订单的生成速度,经营者对错误的纠正往往不够及时,将发布商品信息应视为要约邀请、用格式条款写明合同成立的时间点并不会加重买方的义务;且经营者使用了合理的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时,格式条款属于交易双方的意思自治。[邓颖.购物网站标价错误法律效力问题之解析——以我国、我国台湾地区及德国司法实践为视角[J].山东审判,2018,34(1).]如“张松伟与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青岛海斯沃斯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中,[参见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17)京0113民初12266号民事判决.]判决认为消费者签署了平台的注册协议,即应受到协议的约束。再如“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朱哲网络购物合同纠纷”[参见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3民终5561号民事判决.]等系列判决中,裁判者认为亚马逊网站在提交订单前的检查页面中,载明只有收到发货确认的电子邮件或短信时订购合同才成立,尽到了提醒义务;消费者在亚马逊网站购物、阅读并同意了使用条件、经过检查后提交订单,应认定为与经营者在“下单为要约、确认送货时构成承诺”的条款上达成合意。

  但随着《电子商务法》的实施,其中第49条第二款对格式条款作出了限制,当事人不得以格式条款的形式约定消费者支付成功后合同尚未成立,格式条款中关于合同成立节点的内容被排除在了当事人应当遵循的意思自治范围之外。如“广州视宇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刘树茂买卖合同纠纷”中,[参见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9民终5257号民事判决.]虽然消费者主张按照京东的注册协议,商品展示页面仅为商家的要约邀请、商品发货后合同经商家承诺成立,经营者应负缔约过失责任、赔偿差价,但判决书中直接以合同成立作为逻辑前提、并未论及平台注册协议,默认该部分协议为无效的格式条款、合同已经在消费者付款后成立。

  按照网络购物的一般交易习惯,消费者在付款后只需等待经营者履行订单,用格式条款给消费者收到货物增添限制条件将会加剧买卖双方权利义务的不对等。《电子商务法》第49条的规定是符合公允的,且体现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中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格式条款无效的规定,在情理与法理上不存在冲突。当电子商务经营者无法通过格式条款保留决定交易成立的权利时,网络购物合同何时成立掌握在消费者的手中,这无疑更利于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尽管如此,鉴于购物网站面对的是数量庞大的不特定的消费者,经营活动中格式条款的拟定是难以避免的。处于被动等待订单状态的经营者无法主动与消费者商谈,想对合同成立节点另作约定时,只能采用格式条款的形式告知消费者。目前常见的且被大众所接受的,是在一些网购营销活动中,出于活动规则的要求,订单成立的时间点并不是以消费者的付款时间为准。例如拼多多的拼团活动中,消费者完成支付只表示确认参与商品的团购,只有当团购人数集齐后,合同才成立;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未能成团,先前支付的价款将被退还给消费者。这时的网络购物合同附条件生效,生效的条件由经营者提前拟制好、标示在网络页面上,在消费者付款前提醒其注意,消费者付款后双方对活动规则达成合意。若消费者不愿受条款约束,可以不提交订单、选择其他商家,可见在经营者尽到了提请注意义务的前提下,此种另行约定合同成立时间点的格式条款并不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虽然《电子商务法》对于格式条款的限制合情合理,但如果一律禁止格式条款做出“价款支付不代表合同成立”的约定,会使得目前的一些网络团购活动规则不受法律保护,无法更好地解决实际问题。电子商务经营者缺乏缺少主动与消费者协商机会,格式条款作为经营者的意思自治途径,不能完全被阻断。本文认为,在经营者以足够显著的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条款内容、且具体情况中条款内容不至于使双方权利义务过于失衡时,格式条款对于付款后合同不成立的约定可以发生效力,这点可以在后续立法上进行完善。判断提醒方式是否显著,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如条款内容直接显示在消费者眼前,而非需要消费者另外点击链接才能查看;为用户设置阅读时间、时间结束前无法跳转至下一步,而非直接勾选“已阅读”的选项就可进行后续操作;在付款环节前的订单检查页面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单独列出条款、标粗标黑重要内容……综合考虑后,如果认为经营者尽到了提醒义务,当事人在发货前按条款内容主张合同未成立的诉求应该得到支持。

  受要约人有回复承诺的权利,但承诺并不是其义务。经过显著提醒后提交订单的消费者默认接受条款内容,即知道自己的意思表示只是要约、经营者没有承诺的义务,知道即使付款成功也存在发货失败的可能。此时经营者不愿按错价发货、告知消费者其不进行承诺,消费者并没有产生信赖利益损失,经营者返还消费者先行支付的价款即可,不用再承担缔约过失责任,除非经营者有其他不符合诚实信用、违反了先合同义务的行为。这并不是减轻或免除经营者的责任,而是建立在格式条款被严格限制和审查的基础上的对商事自治结果的尊重。

  总的来说,造成标价错误的不同原因会影响到订单的成立与效力,进而影响到责任分配。若买方或第三方使用非法手段篡改价格,合同因缺少合意不成立,买方为过错方时应返还财物、对经营者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第三人为过错方时对经营者和消费者都要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若标价是经营者因过失或程序错误产生的表示错误,当交易双方没有另外约定或格式条款中的约定被认为无效时,经过意思表示解释,错价网购合同成立、可通过主张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撤销,经营者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承担缔约过失责任,适用显失公平时消费者的信赖利益不值得保护、双方互负损害赔偿。当事人之间对网购合同的成立节点另有约定且约定被认为有效时,则合同在约定的节点之前合同不成立,即使要约邀请阶段存在标价错误,经营者也不存在缔约过失,只需返还消费者的付款。

  结语

  电子商务中信息传播十分便捷、运营成本相对低廉,但大量商家之间存在价格竞争、交易相对人具有不特定性、买卖双方对于订单内容缺少沟通,卖家在拥有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不同于传统经营模式的风险。在网购合同的订立中,标价错误问题不仅是经营者自身意思与表示不一致的问题,也是消费者因为错误的低价作出的意思表示后,生成的订单是否因合意而成立、如果成立按什么内容发生效力的问题。意思表示解释在考虑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时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判断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一致,要对双方的意思表示进行解释后再进行比较。通过解释,是可以将事实上的不合意转换为法律上的、合同的规范意义上的合意的。

  探究经营者与消费者意思表示的规范解释,最终是为了平衡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利益与风险。多数情况下,处于商品信息不对等、充斥着让利促销活动的网购环境下的消费者难以察觉低价背后的实情,本能地对网页标价抱有信任,这种信任和经营者的失责促使订单以消费者的意图为规范意义,而不是简单地让分歧通往不合意,使得消费者在不稳定的电商交易环境中惶惶不安。

  对于错价网购合同,救济手段与裁判结果也并不单一固定。入侵计算机系统造成的错价合同不成立,但黑客为买方时,对经营者承担缔约过失责任;黑客为第三人时,对经营者和消费者承担侵权责任。同样是经营者过失导致的标价错误,有时合同可因重大误解或显示公平撤销,有时经营者的利益损失被认为小于消费者值得保护的信赖利益、经营者需要继续履行合同;有时只有经营者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有时交易双方都没尽到注意义务、互相赔偿损失;如果标价错误是由于信息系统错误导致的,电子商务平台提供的网络服务具有瑕疵时,经营者在对消费者承担责任之外,可要求电商平台赔偿自身损失。总之,需要综合标价错误产生的原因、合同双方的可归责性、当事人利益损失的多少、维权成本和难度的大小,在有利于电子商务发展的前提下选择合适的处理方式。